首页  »  校园春色  »  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




> **********搹繻y年(1)祸起萧墙(一)

  **搌鸱L的夜晚,我和玲玲坐在校园湖边的长椅上,我的手正在她青草戚戚处探 索着︰「还说不想,怎麽这麽多水?」我一边将酸软的手抽出作狎的闻着,一边 不怀好意地看着坐在我腿上已经软成一团的玲。

  **搰简菗鶪F脸,一句话不说,只是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微微的喘着气,显 然还没从刚才的高潮中恢复过来。我却已肿胀得无法忍受,乘着玲不注意,我已 经悄悄把鸡巴掏了出来,玲直到鸡巴抵到了她的嫩肉才反应过来,夹紧了腿不让 我更进一步。

  **搳u不行的,这几天学校正抓的严,要开除的。」

  **搹o说的不错,这几周来,学校一直在进行什麽「进入211工程」的活动, 据说为了欢迎代表团来检查,禁止男女学生有任何牵手之类的亲密活动,违者轻 则记过,重则开除。这也是为什麽平时鸳鸯满校园的N大学冷冷清清,而我和玲 玲也只好在下自习後躲到学校晚上人烟罕见的蚊子湖边任蚊子将我们咬成狼牙棒 也无怨无悔的原因。

  **搳u就一下,我就进去润润,太涨了。」

  **搳u别人看见怎麽办?」

  **搳u不会的,你用裙子挡着,别人看不见的。」

  **搳u有人来抓怎麽办?跑都没法跑。」

  **搳u不怕,你瞧我们周围有多少同志正在干着同样的事业?要抓也先抓他们。 来嘛!等说半天,又赶不上熄灯了。」

  **搣颽O在玲的半推半就下,我将她的内裤拨到一边,她早已泛滥不堪,我几乎 没费什麽力气就滑了进去,肿胀的鸡巴一下得到了缓解,我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摀久

  **搳u你动一下好吗?玲。」

  **搳u不动,说好了你就进去润润的,该出来了吧?」

  **搳u就动一下,我好不容易才进去了。」

  **搰简蚳s扭不过我,便跨坐在我身上,慢慢的磨了起来。由於为了方便观测敌 情,她是背对着我,我却正好不用去管,尽情地享受她温暖潮湿的小穴一吞一吐 的刮擦着我敏感的龟头,在我肚皮上流下淡淡的水迹。我的双手也毫不老实的从 她的小衣伸进去,熟练地解开了她的胸罩,灵巧的手指把玩着她玉碗般的乳房。

  **搰粮Q我玩得娇喘吁吁,星目半眯,嘴里不依道︰「不来了,你这样人家怎麽 看有没有人来嘛?」

  **搳u那就别管了,你就专心动吧,我来负责。」

  **搰织N像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彻底转过身来,闭上眼睛在我身上疯狂的扭 动起来。

  **搷畯攽晹酗葑‘h看人,不过由於快到熄灯时间了,周围的情人们都加快了 步伐,我右後方竟有个女的控制不住地呻吟了起来。我也不管了,尽力地耸动着 髋部,迎合着玲,从我们的结合处发出「啪啪」的水声。

  **搚蚸鞳A在玲咬着嘴唇的呻吟声和她要把我腰夹断的修长双腿中,千百颗精子 涌上龟头喷射而出。

  **搳u当当」几声钟响惊醒了还在回味中的我们,啊!还有十分钟就熄 灯了,我们连忙收拾残局,周围也传来阵阵「悉悉嗦嗦」的声音。

  **搳u讨厌,你怎麽又射到里面去了?」从右後方又传来女子的低叱声,把满脸 通红、正准备也用同样问题责备我的玲给听得一愣,我乘机藉口再不走,查夜的 就要来了,连哄带抱的把她带到了她们女生宿舍楼下。

  **暕鷁M已快熄灯,女生楼下仍然人影重重,不过都刻意保持着一定距离,毕竟 学校为了严厉实施规定,雇用了一大批变态狂和偷窥狂来监督,每天校园都有白 纸黑字的处分决定贴出外加罚款通知,也不知道学校是真没钱了,还是校长是老 处女?

  **搨靓盲暽L的玲在女生宿舍楼的灯火下显得是那麽的秀美,微耸的趐胸还在一 起一伏,合体的连衣裙显出她纤细的腰肢,嫩白的脖颈上红扑扑的小脸,和一双 散发着星光的眼睛,我不由得心中一荡。

  **搳u看什麽嘛,才来过,又色迷迷的看人家!」

  **搳u我受不了嘛,你太美了,我真想在这里把你强暴掉。」虽然我按规定站得 离她有一尺远,不过嘴上却不肯放松。

  **搳u别人听得见,你」玲又羞又恼,脸红得更好看了︰「我要上楼了,你 太坏了,待久了不安全。」

  **搳u等一下。」我实在忍不住了,观察一下环境,周围都是窃窃私语道别的情 侣,没什麽可疑,我一把抓过玲,在她嘴上啄了一口。

  **暕晲S等玲反应过来,一束雪亮的手电筒光已经罩在我们身上︰「这里又有两 个,抓住他们!」

  **搳u玲,你快进女生楼!」我不由分说把玲推向女生楼,因为即使是纠察队的 变态单身男教师们也是被禁止进女生楼的。我看着一个瘦高个子朝玲追去,几乎 抓住了玲,所幸我们平时最恨的女生楼的守门老太太及时出现,阻拦了那个家伙 想乘机冲女生楼的企图。

  **搳u别让男的跑了!」那个气急败坏的瘦高个转过头来指着我,我才发现身边 的情侣们早就一扫而空,周围多了好几个带红袖章的家伙,几乎下意识的,我撒 腿就跑。

  **搳u跑?我看你能跑得过我们!」瘦高个很得意的在後面吼着。我回头一看, 心里凉了半截,他们共5个人,两个人追着我跑外,还有两个骑着自行车往另一 边兜去,很明显是去前面堵我,而那个瘦高个则正在发动一辆轻便摩托车,我心 一横,掉头往校门跑去。伴着熄灯号,这时学校的守卫正在关着校门,後面阵阵 的「抓住他!」叫声显然没有让这位守位反应过来,他笨拙的转过身,朝快速跑 过来的我伸出手。

  **搳u匡当」他整个人被我撞到铁门上,我则乘机冲出了校门。

  **搳u呼呼」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个瘦高个骑着摩托冲了出来。我靠! 我都出校园了,你还能把我怎麽样?

  **搘i惜我还没来得及得意,那个卑鄙的家伙,指着我喊︰「抓小偷」!

  **搕p偷?虽然已经11点了,但街上乘凉的人仍然不少,加上我的确刚才从学 校里疯狂跑出,有目共睹,我还没来得及分辩,一个啤酒瓶已经飞来砸在我的头 上,接着是数不清的拳头和怒骂,还有血在我昏过去前,只记得那个瘦高个 冷冷得意的目光。

   **********搹繻y年(1)祸起萧墙(二)

  **搳u啊」伴着强烈的头痛,我苏醒过来。

  **搳u说,那个女的是谁?不然你就和他一样!」熟悉的声音。我艰难地睁开肿 成一条缝的右眼睛,因为左眼似乎被血糊住了,无法睁开,正好看见那个瘦高个 子正用手指着我,向一个看上去很凶恶的年轻人冷冷的说着。

  **搢沪茼~轻人双手被反铐在靠背椅子上,脸上有很明显被皮带抽过的痕迹。我 不知道我现在是个什麽形象,但肯定非常糟糕,因为那个年轻人瞧了我一眼後很 快就崩溃了。

  **搳u别打了,高老师,我说。席雪娟,外语系,大二。」

  **搳u好,说出来就好,你现在到外面房间去写个检查,等找到女的就放你。」

  **搰搢鴩沪茼~轻人垂头丧气被架了出去,我连忙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过去,但马 上脸上挨的两耳光就打消了我的幻想。

  **搳u妈的!都看到你醒了,还装,你装啊!我就这样扇下去,看你怎麽装!」

  **搷痦r的睁开了右眼,尽我能力的睁大,也许这种只睁一只眼的很怪异行动吓 了他一跳,他朝後跳了一步。马上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愚蠢,他又跳回到我身边, 恼羞成怒的朝我身上一顿暴打。

  **搳u你他妈的还硬,老子打死你都白打,反正你都是被外面那些群众打的,和 老子没关,最多报你个伤重不治。」

  **搷皕奶O想忍住不呻吟,可伤上加伤,实在是痛彻入骨,我抑制不住的吼骂了 起来︰「你们他妈的变态狂!什麽高老师,高变态!看你那猴子样就知道你他妈 的没女人要的东西,母猪都不要你。」

  **搘L猛的停下来,看了看我,然後恨恨的朝我的下身踢了一脚,「啊!!」我 痛得摀住下身在地上滚来滚去,周围的打手都吓坏了。

  **搢沪荌爬悎v冷冷的看了看周围的人,说︰「怕什麽,谁让他不说女的是谁。 来!把他也铐起来!」於是我也像刚才那个年轻人人一样被反铐在了椅子上。

  **搕U身剧烈的疼痛,使我跟本无法听清楚他在说些什麽,只知道他不停的吼叫 着︰「好,你不说,来人,给他的伤口上放点盐水。小心点,别伤了我们的护花 英雄。」

  **搕]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昏了几次,他似乎也累了,问旁边的打手︰「现在几 点了?」

  **搳u早晨7点了。」

  **搳u这人弄着没意思了,走!去女生楼抓那个女的去。」

  **搷琱w经睡着了,直到被外面一房间声尖利的女声惊醒。

  **搳u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自称什麽东北帮的大哥,以後别来找我!」

  **搳u我我」

  **搳u你可以走了,等候处分。席学娟,来到学生处就没你嚣张的份!」

  **搕S听见高变态的声音和那个年轻人离开的声音。

  **搳u你和他昨晚干的不要脸的事他都交代了,你看怎麽办吧?」

  **搳u呀!!」一声尖利的女高音,把又昏昏欲睡的我惊醒。

  **搳u糟了,高老师,她把刘兵的检查给撕了!」

  **搳u反了!」两声很清脆的「啪啪」耳光声过後,很高亢的女子哭唱团开始运 作了。

  **搳u砰!」门打开了,我连忙继续闭眼装昏。

  **搳u滚进去!不要脸的家伙,这里哭死你也没人听见的。」接着一个娥娜的身 影还带着淡淡的香皂气息被人粗暴的推了进来。

  **搹o接着哭嚎了大约5分钟,我的耐心终於崩溃︰「烦死人了。我都这样都没 哭,你他妈的真烦,哭丧啊?」

  **搹o的哭声嘎然而止︰「你是活人,我就是看见你这个样子才吓哭的,你知道 不?」

  **搋漶A很熟悉的声音,在哪里听过?我睁大眼睛打量一下她︰非常漂亮的一个 女孩,一张典型的南方女孩的瓜子脸蛋,还有外文系特有的气质。她一定是在出 早操时被抓的,因为身上还穿着出操的衣服︰上身是很贴身的短露脐装,很明显 由於着急出操没来得及带胸罩,鼓鼓的胸部凸出两个明显的小点,圆圆的肚脐很 可爱的样子,在平坦的小腹部随着主人的喘息一起一伏;下身是一条热裤,露出 两根雪白圆润结实的大腿,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结果。

  **搳u帮个忙,别吵好不?我都被他们折磨一夜了,让我好歹睡睡。」

  **搳u这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还没你这个变形金刚有用。真没用!我真是瞎了 眼」在她的唠叨声中,我昏昏的睡去。

  **搵k痛的下体早已麻木,但被人触摸的疼痛感还是很快将昏睡中的我弄醒。

  **搳u哇!真的这麽大。软的时候就这麽大,硬起来还得了?」

  **搦偻翿x的女孩声音把我的记忆拉了回来,睁眼一看,我的裤子已经被人褪到 了膝盖,那个叫席学娟的女孩正目瞪口呆地抓着我的鸡巴。我再一看我的鸡巴, 我靠!我不由的哭笑不得,这哪里是大,是被踢後的肿,虽然我的东西不小,但 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正常,鸡巴足足比平时肿大了3倍多,看起来跟个大啤酒 瓶底一样粗。

  **搹o见我醒了,抬起头朝我一笑,两个圆圆的酒窝浮现在她美丽的脸上。

   **********搹繻y年(1)祸起萧墙(三)

  **搳u嘘~~他们都睡了。」她止住想问话的我,指指外面,我侧耳一听,外面 果然传来微微的酣声。

  **搳u你在干什麽?」我也压低了声音问她。

  **搳u你的好大,」她答非所问的说︰「我一进门就发现了。好粗啊!不知道硬 起来如何?」

  **搹o一直不停的在用手上下捋动着我的阳具,要是平时有这样一位身材惹火、 脸蛋漂亮的美女给我打手枪,我早挺起致敬了,可现在只是火辣辣的痛,我又不 好意思说是被踢肿的,只好极力地忍住痛苦呻吟着,她还以为我是舒服的,於是 揉得更卖力了。

  **搘i是,我的鸡巴总也硬不起来,她不由又急又气了起来︰「什麽嘛,居然嫌 人家不够性感?」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啊」 一种热辣辣的感觉充满全身,又痛、又痒、又热、又兴奋。我低头看着她眯成月 牙的双眼,极力地张着小小的红嘴,吞吐着我变形粗大的鸡巴,我一阵兴奋,鸡 巴迅速膨胀起来。

  **搳u哇!硬了,好大!」很明显,她已经无法含下我的鸡巴,她兴奋地用舌头 在我的鸡巴、阴囊等处不停的舔着,似乎在鼓励我的鸡巴继续增大。

  **搳u啧啧,这麽大的鸡巴,倒是第一次见到。」她边说话边站了起来,离开了 我的鸡巴,我不禁感到一丝失落。

  **搹o倒退着走了几步,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和我那挺立的鸡巴,我不由得紧张起 来,这时候有人进来,我可名誉扫地,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搳u你这个女流氓,干什麽,小心我揍你!」我气急败坏的威胁道。

  **搳u你来啊!」她得意地在我面前扭动着腰肢,嘲弄得被铐在椅子上的我青筋 暴露,由於着急,鸡巴更是涨大一截,并晃动不已。

  **搳u啊?又大了,你这个怪物还真有潜力呢!」

  **搹b我愤怒的瞪视下,我甚至连先前被血糊住的左眼也睁了开!她却笑嘻嘻的 走到我面前,然後跨过我的腿,由於她的腿非常的长,所以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把 她的下腹部贴在了我的脸上,确切的说,是我的脸被她贴在了她的下腹部,因为 她还用手把我的头使劲地往她的下腹部按去。

  **搕@股少女下体的香味打消了我反抗的念头,我边使劲嗅着她的体味,边注意 到她热裤里没有穿内裤,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阴毛拂在我伤痕累累脸上的痒痛 感。我也兴奋起来,头一扬,用嘴叼住了她热裤的边就往下拉,她低低的呻吟一 声,挣脱我的牙齿,然後并未离开,就在我眼前慢慢的慢慢的把热裤褪了下去。

  **搷甯搧菄韘b咫尺的她一点一点地露出雪白平坦的下腹,棕黄色的阴毛慢慢地 现露出来,接着我便像野兽一样头嘴并用的贴了上去,撕咬着她的软软的阴毛, 舌头灵巧的转入她早已淫水流满大腿的小穴,疯狂的吸啜着。

  **搳u啊天呐!啊!轻点噢噢噢My God!」她拚命压低 了声音,神智不清的呻吟着。

  **搹n熟悉的呻吟,怎麽像在哪里听过?我不由得放慢了动作,「别快!别 停好舒服好难过好痒」她乾脆把一条腿跨过我的肩膀,用一条 腿站着,然後用手按住我的头向她的下体狠狠的按去,同时她也猛烈地前後耸动 着髋部,我则配合着也用舌头插着这位送上来的江南美女。

  **搳u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好爽啊啊啊」她猛地抱住我的头,狠 命地将她的小穴贴了上去。我使劲用脚撑住椅子,不然我们两人一定会连人带椅 倒在地上。

  **搮L来一会,她才放开她紧绷的大腿,从我身上挪了下去。注意,不是挪了下 来,而是挪了下去,因为她从刚才站在我面前把一只脚跨在我肩膀上改为跨坐在 我腿上,小手很自然的就握住了我一直处於肿大状态的鸡巴。

  **搳u嗯,好湿啊!你也很想啊?」

  **摀Q美女这样调侃,我不由得脸红起来,不过想来她也看不出来,因为我脸上 除了青就是紫。刚才用舌头干她,嘴里吃着她的淫水,我也兴奋得分泌了不少, 这次她没再犹豫,扶正我的鸡巴,就朝她那依然淫水四溢的小洞口塞去。

  **搳u会不会太大了?若不行,你舔舔我也行了。」我实在不忍看她皱着眉、小 嘴紧紧抿着的样子。她摇摇头,朝我笑笑,吸了口气,一咬牙使劲坐了下去。

  **搳u啊!」我和她几乎同时叫了出来。一股热辣辣、烫烫的感觉包住了我的小 弟弟,她的阴道不但湿润而且滚烫,舒服得我忍不住哼了一声,我们俩都吓了一 跳。两个人都一动不动,听着门外的动静,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就会看到上衣 完好的她下身赤裸着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紧紧地箍住 我和椅子。

  **揧L微的鼾声缓缓传来,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喘了口气,然後她两手拢住我的脖 子,含笑的眼睛看着我,下身慢慢的动了起来。通过刚才的事,我们好像有了一 丝默契,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带着笑意看着对方,下体相互迎合着。

  **搹o的淫水真的多而泛滥,流得我大腿上全是,也多亏这麽多的淫水,我那粗 大的鸡巴才能在小穴里抽动,不过还是很艰难,不过每下都给她巨大的刺激。

  **搹o明亮的笑眼又逐渐眯了起来,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到了,我也已经快控制 不住了。她滚烫的小穴像是有股吸力,每次她朝上脱出时,都似乎要把我的鸡巴 一起带走拖出,我的慾念就这样被她一拖一放的积蓄到了登峰。

  **搳u啊我不行了要死了啊」她压低了嗓子呻吟着,身子突然 紧绷,两条长腿紧紧的箍住我和椅子。我这时也快了,我不顾她双腿的紧箍,极 力向上耸动着,粗大的鸡巴突然加速在她的小穴里进出,发出「啪啪」的声音。

  **搳u啊人家会听到啊救命啊!要死了!啊啊天不管 了啊救命啊!啊!啊我死了!」

  **搹騊萓o极力压抑的喊叫声,我的鸡巴被她的小穴吸得发痛,阳精控制不住, 喷射而出,打得她舒服地低声「啊啊」呻吟。

   **********搹繻y年(1)祸起萧墙(四)

  **搳u讨厌,又射到里面去了。」

  **搕Q分熟悉的声调和词语,我一下子想了起来,啊!她就是湖边在我後方的那 个女孩。她正整理着衣服,并用我的内裤擦抹着流出来的精水,无法反抗的我只 好苦笑着看着这滑稽的一幕。

  **搳u谢谢你,我要出去了。」她把我的裤子胡乱提上,将内裤往我裤兜一塞, 在我耳边悄悄的说着,脸上还鬼鬼的一笑。然後她走到门边,猛的打开门走了出 去。

  **搳u高老师,您醒醒!我想通了,我错了,你千万别告诉我父母,你要怎麽都 可以,求您了。」

  **搳u嗯,啊?噢!你是那个什麽席学娟吧?很好,只要你认错就行,但是学校 的处分按规定是要通知家长的,这我也无能为力。」

  **搳u千万不,求您了,我妈妈在教委工作,她知道了准会气死的。都是搞教育 的人,她知道我这样,以後怎麽再有脸见杜阿姨?」

  **搳u杜阿姨,你说的是杜校长?」在得到肯定的表示後,高老师明显吸了一口 冷气。

  **搳u你妈妈到底是教委搞什麽的?」

  **搳u不太清楚,好像是什麽大学教师的人事组织调动什麽的。」

  **搳u啊!」我也和高变态一起吃了一惊。接着听见外面一阵铁皮柜和纸张的声 音,知道高变态一定是在查席雪娟的人事档案。

  **搳u小席啊,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给你处分了,免得刘主任面子上不好看。 你也就别和刘主任提了,免得她责备我们不一视同仁,对你也不好。你还没吃早 饭吧?我叫人去食堂帮你买份早餐。」高XX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着。

  **搧痕G可想而知,席学娟和我都被放了出来,因为已经让她看到了我的惨状, 传出去就不好了。

  **搳u怎麽谢我?」她在阳光下灿烂的笑着,而我则焦急的看着急急朝这边赶来 的玲,不知道如何是好。

  **搳u你好,我叫席学娟,和你男朋友关到一块的,都因为我男朋友不像你男朋 友,把我给卖了。你看他被打的,他对你真好,我真羡慕你」没想到,她倒 先和玲打上了招呼。

  **搹o大概是个天生会讨人喜欢的家伙,只一会儿她和玲便成了好友,而我这个 鼻青脸肿的英雄却没人理会。她们甚至不久就替我决定了这个周末由我请客去吃 饭,然後再去《红枫叶》唱歌。

  **搕悜I又挨打,又被强暴,还有我请客吃饭,我苦

   **********搹繻y年(2)塞翁失马(一)

  **搕T步并两步赶回寝室。我住的是混合寝室,我们三个经济系的和三个中文系 的合住,我们系早上有课,所以都不在;中文系那三个倒没课,不过也不在。我 免得被他们看到我变形的惨相,连忙去水房胡乱擦洗几把,倒床而睡。

  **搳u起来啦!倒楣鬼!」

  **搷皒C眼一看,是同寝室的好友李天,原来已经中午放学了。

  **搳u你怎麽样?全校都知道你的事迹了,我们系的女生都要来瞻仰你的音容笑 貌呢!哈哈」

  **搳u啊!怎麽会?你们怎麽知道的?」

  **搳u昨晚你们闹得那麽大,谁不知道?今天一早又听东北帮的老大刘兵说佩服 你。你也够有种的,都被打成这样了。」

  **搳u哪里,都是被当小偷打的,一言难尽。我都这麽惨了,请我吃顿小炒吧! 就当可怜可怜我。」

  **搳u去死吧,老子连女朋友都没呢!我想挨打都没地方挨。老实告诉你,班上 的男生都想揍你,你小子一进校门就谈恋爱,现在才一学期又搞得全系女生钦慕 你,我看你还是快想办法摆几桌出来让大夥儿消消气吧!」

  **搯琚I不会这麽惨吧?我顿时一口苦水吐不出来。

  **搦U话说「祸不单行」,正在此时,另外两个室友也回来了。

  **搳u哇!陈冬,你真的被打的这麽惨。你惨了,田老师叫你下午去见她。」

  **搯琚I我轰然又倒回床上,原以为被席雪娟救出来就没事了,没想到还是闹到 了系里。高XX是不会去说的,一定是那几个想入党的狗屁积极分子去系里献的 媚。

  **搘虷悎v是去年毕业留校的学生,因为才毕业,没什麽教学经验,所以专职担 任我们这大一新生的辅导员,当然同时也负责我们的考评工作。

  **搷硱婽蚺ㄕw的吃完中午饭,又回来继续睡午觉,毕竟系里下午2︰30才上 班,我早去也没用。我开始半天没睡着,後来心一横,索性不去理它,结果一觉 睡到下午3︰00。

  **搳u哎呀!迟到了,你们这群猪怎麽也不喊我?」我气急败坏的跳起来,却见 寝室里一片鼾声。

  **搘^忙赶到系里辅导员办公室,却空无一人。我看看旁边的办公室也是空无一 人,才想起每周二下午是学校固定的政治学习时间,他们一定都去会议室学习去 了。我连忙爬上二楼,找到会议室,由於我的形象比较特殊,我刚在门口一晃, 田老师马上就走了出来。

  **搳u陈冬,你怎麽这样了?走,先去我办公室吧!」

  **暙扔菪虷悎v甜甜的嗓音,她的嗓子很好,迎新生晚会上她唱了一首《十五的 月亮》,声音甜美极了。当时我们都很自豪的到处宣布她是我们的°°老师。

  **搘虷悎v长了一张很乖的娃娃脸,非常纯洁的样子,给人感觉就像一块洁净但 又极薄极薄的白玉,让人怜爱却又不敢亵玩。

  **暙扔萓o甜美的声音,加上她皱着眉头,很怜惜的样子看着我,我心顿时放下 一大半。毕竟她也是才毕业的学姐,大家都是年轻人,加上听说她刚刚新婚两个 多月,心情应该不错,我越想越放下心来。

  **搳u坐吧,我听人说,学生处这次居然不处分你,也不知道是为什麽。不过这 次你违反了学校的规定」

  **搘i能由於彻底放松了吧,她一提到在学生处的事,我心头一热,又想起席学 娟那对修长洁白的大腿,回忆起她缠绕在我身上的样子,回忆起她那滚烫的小穴 一抽一抽的感觉。我完全没去注意田老师在讲些什麽,直到她的声音越来越不自 然,并结结巴巴起来,我才收回思绪,发现田老师脸红卜卜的低着头,眼睛望着 她自己的鞋结结巴巴的继续说着,不时用眼睛余光瞟一眼我的下体。

  **搷睆系b地低头一看,大概是刚才想得太过兴奋,宝贝已经支起了帐篷。要是 平时也没什麽,我两腿一交叉把它夹住就是,可现在它余肿未消,比平时大了许 多,加上我穿的是宽松的沙滩短裤,它便如1岁儿臂般粗长耸立,十分怪异。

  **搳u刘冬同学,这件事你以後要吸取教训,下不为例。我要去开会了,以後再 说。」田老师急急的结束谈话,站起来就往外走。

  **搕恁I我得赶快解释我这是被踢的,不然以後田老师会怎麽看我?我连忙站起 身︰「老师,等等」

  **搷琱ㄞ蜂晹n,这一站起来,硕大的阳具顿时与身体成直角凸出。田老师一回 头,惊呼一声,掉头就跑,我不及细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往回一拖。她看似往 外冲力很大,可没想到她浑身早已发软,我这力气一估算错误,竟一把将她拉入 怀中,挺立的阳具笔直的从她臀缝间刺入。

  **搳u啊!」她慌忙下意识的去遮掩下体,不想我的鸡巴从她两腿间穿出,她一 把竟抓住了我的鸡巴,死死的捏住。

  **搳u啊!」这次轮到我惨叫一声,我痛得一呲牙。低头一看怀里的田老师,她 紧闭着双眼,小脸通红通红,像红透了的温玉,嘴唇也紧紧的抿着,高耸的胸脯 快速的一起一伏,加上下面的小手紧紧地握着我的鸡巴,我不禁心头一荡,就忍 不住低下头来,轻轻的吻上她那娇嫩的嘴唇。

   **********搹繻y年(2)塞翁失马(二)

  **搳u啊!不」她绷了许久的神经一下子被触动,张开嘴欲说什麽阻止我, 却正好被我的舌头乘虚而入。我的左手环抱着她,右手却不由自主的扶在她的腰 部。她今天穿的是上下两截的职业套装,我的右手很容易就滑入了她的套装里。

  **搳u不!」她连忙腾出一只手来保护胸部,我却大出意料的直奔她背部而去, 等她反应过来我在解开她背後胸罩的扣子,伸手去保护时,我快速的缩回手,一 下子按上了她的右乳,大力地揉搓起来。

  **搳u啊,不行的!不能揉哪里,会出事的!啊啊啊快停啊不要! 啊」

  **搷硠雈诳[厉的又伸进去揉搓左乳,同时用胳膊肘继续拨擦着右乳的乳头。

  **搳u不可以啊你怎麽能这样玩人家?啊天哪好舒服!」

  **搹o的一声「好舒服」终於彻底打消了我的理智,我把她一下子放倒在办公桌 上。也许冰冷的办公桌又唤回了她几分清醒,再没有鸡巴可以紧抓的她下意识的 边哼哼着边伸手去护住胸部,并试图扣上已不知什麽时候被我解开的套装上衣扣 子,我却充份利用恢复自由的两只手伸入她的套裙内,把她的内裤连长筒丝袜一 下子扯了下去。

  **搳u啊!」她慌忙来挽救失地,两只手紧紧地护住阴部,我则不慌不忙的褪下 自己的短裤,挺立的面目狰狞的鸡巴一下子弹跳出来。她正奇怪我半天没动静, 偷偷睁开一条缝却正好看到这一幕,又吓得低低的惊呼一声,死死闭上眼睛,我 乘机细细打量几乎全裸的她。

  **搹o最多比我大3、4岁,也许由於新婚燕尔,浑身散发着成熟少妇的气息; 半碗形的乳房鼓鼓地在她仰躺的胸脯上晃动着,浑圆但又纤细的腰肢,白嫩而又 平坦的小腹,以及从她那紧护住的小手缝中可以看到的浓密的阴毛。更重要的是 她由始至终紧闭的眼睛和通红的小脸蛋以及半抿的薄嘴唇都给人一种想侵犯她、 占有她、蹂躏她的慾望,一种摧毁她圣女般纯洁无邪的破坏邪恶的感觉。我不由 得感到一阵口乾舌燥。

  **搹o感到不平常的寂静,又偷偷的睁开眼来,正看到慾火中烧的我舔着嘴唇, 饥渴地注视着她的裸体,她带着哭腔的「啊」了一声,连忙分出一只手来去遮掩 胸部。

  **摀o个动作一下子彻底勾起了我占有她的慾望,由於我一直站在她两腿中间, 所以她根本无法并拢双腿。我伸出双手擒住她瘦弱的胳膊,一手扳一只,把她们 扳离她们坚守的阵地,举到她的头上,然後用一只手握住她们。

  **搹o使劲地默默的挣扎着,身子也剧烈的扭动,由於她手被我扳离,我的鸡巴 已经顶在她那粉红的最湿处,随着她剧烈的挣扎,鸡巴就在她湿润的粉红的阴唇 上磨来磨去。我乐得享受,便不去管她,右手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她的乳房,嘴巴 也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吻来吻去。

  **暌H着她扭动得更加厉害,我一只手已经无法抓牢她,只有用整个半身伏到她 身上压住她,同时右手也帮忙一起抓住她的手。这时我的胸脯紧贴着她半球大的 乳房,嘴里咬着她嫩嫩的脖颈,鼻里嗅着她散发的汗香,下面的鸡巴由於我的贴 进,也跟进抵到了她的阴道口,随着她再一次剧烈的挣扎,鸡巴头「噗嗤」一声 滑入了她淫水直流的小穴里。

  **搳u啊!」我们都一愣。她一下子停止了挣扎,也不知道刚才剧烈的挣扎是为 了挣脱我,还是盼望我快进去,我感到她两个鼓鼓又软软的乳房快速的在一起一 伏。

  **暙巨鴞o极力压抑的喘息声,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你,好多水啊!」

  **搹o的阵线一下崩溃了,原来极力使劲挣脱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我的双手 得以解放,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她依然紧闭着双眼,两行亮晶晶的泪水从 她通红的脸蛋滑过。

  **搘i此时的我就像恶魔伏了身,兽行大发,一种强烈的破坏名贵的瓷器的快感 充满了我。

   **********搹繻y年(2)塞翁失马(三)

  **搰搢鴞o的泪水,我不知为什麽更加兴奋,下体猛的一挺,硕大的阳具整根没 入。可能是因为她新婚初喜,性生活定十分频繁,所以才得以容纳下我如此巨大 的阳具。她猛的一皱眉,痛得哼了一声,我却毫不怜惜的猛烈的抽插起来。

  **搹o紧闭着小嘴,极力不叫出声来,只是鼻子里随着我的冲击发出「哼哼」的 呻吟。我下体在她温润的小穴里剧烈地抽动,胸脯紧贴着她丰满弹性的乳房,嘴 里吻着她粉红的小脸,紧皱的小鼻犀,鼻里嗅着她淡淡的汗香。

  **摀o时如果有人从办公室外经过,定然看到美丽的年轻女教师雪白的肉体上伏 着一个青一块紫一块的怪物,正用一只手箍住女教师白嫩的腰肢,一只手按着女 教师的香肩,胁迫着女教师一离一合的迎合着他巨大的阳具。

  **搳u啊啊啊」虽然田老师极力压抑自己,终於在我疯狂地抽插了 一百多下後,忍不住叫出声来。

  **搳u老师,你叫吧,这里没人,我也很舒服呢!」

  **搳u你!啊轻点,啊好涨啊!你怎麽可以这样?啊怎麽这麽大? 啊!啊啊天哪!不行了我来了啊啊啊你这个坏蛋!我 恨你!啊快!快!」

  **搹o的纯洁矜持在面临的高潮前被抛置一边,她原本无力下垂的双手紧紧抱住 我的肩膀,尖尖的指甲刺进我的背肌,划破我才癒合的伤口,「啊!」我痛得和 她一起叫出声来。

  **搵k痛越发激发了我的狂性,我猛地立起身来,用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配合 着我抽插的动作,将她一下一下狠狠地朝我的下体撞去。

  **搳u啊啊啊啊」女老师把双腿劈开到180度,自己用手紧紧扳着自 己的大腿,随着我暴风骤雨般的进出,一大股一大股泛着白沫的淫水被带出来流 到办公桌上。

  **搳u啊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随着她猛的一声大叫,她 劈开的大腿一下合拢起来,弯曲在她自己的胸前。她用手紧紧箍着自己的双腿, 整个人紧缩成一团,下面的小穴也突然紧紧的吸住,使我几乎无法拔出,我的鸡 巴甚至被她夹得发痛。

  **搷痝o时也快不行了,於是更加疯狂的硬从小穴里拔出,然後又硬性的挤入。 她这时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只是咬牙切齿的整个人使劲哆嗦着,下面的小穴口紧 得吓人,我每次得费很大地劲才能拔出和插入,也给我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

  **搚蚸韟b她快要把我夹断的小穴中,我最後一下猛的插到了最底,随着她子宫 口强烈的吸力,积蓄已久的阳精喷薄而出,打得已经半昏迷的她「啊」的一声终 於叫出声来。

  **摀久

  **搷琲甄琱w经在逐渐软下来,理智也逐渐恢复。我干了什麽?!我这是怎麽 了?我居然强暴了田老师!

  **搹o双手依旧紧抓着自己的乳房,双腿却已无力地垂下在我身体的两侧。她依 旧眼睛紧闭着,不过脸上满是心满意足淫荡的笑容,她的小穴还在意犹未尽似的 一吸一抽的,使我的鸡巴无法彻底脱离;她雪白的胸脯上布满我通红的抓痕,脖 颈上满是我留的吻痕,已经放松下来的小腹上密布着一层细细的汗珠。

  **搷琱]是大汗淋漓,豆大的汗珠顺着身体流下来到我们俩的结合处,与她阴毛 上的汗滴融合一起滴落到办公桌前的地上。我望着这一切,不知所措。

   ************搹繻y年(3)隔岸观火

  **搳u当当」下课了,这里是散会的钟声解脱了我的困境。

  **搘虷悎v似乎一下子从美梦中清醒,她猛的一把推开我,恼怒地跳下办公桌, 开始快速整理着衣服。

  **搳u干什麽?发什麽呆,还不穿衣服!」她抬头一看我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挺 立着在她小穴的一吸一抽下竟又有些发硬的鸡巴,不由得又羞又气的低声吼道。

  **搷痝s忙提上短裤,看见办公桌上一大滩白黏黏的东西,知道是我们做爱流出 的混合物,可又找不到东西可擦。可是这时外面已经传来人声和脚步声,我无计 可施下,只得用手猛的一拢,然後揣进我的裤兜里,再用上衣把剩下痕迹擦 掉。

  **搘虷悎v看我着急的狼狈样,又气又急的说道︰「慌什麽?给你,纸巾。」

  **搷皕W里慌张的接过纸巾擦着手,这时人声和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田老师严 肃的提高了声音说︰「你要好好的吸取这次的教训,下不为例了!」

  **搹o说到「下不为例」时顿了下,不过她脸一直红红的,也看不出她的表情。

  **搳u你走吧,被打成这样,我自己去医院看看。」我连忙逃也似的慌忙跑出。

  **搷琱@路上摇摇晃晃的回到寝室,既兴奋又後怕,坐在寝室里发了半天呆,直 到经济系的那个体育特招生叫王勇的训练回来拿衣服去洗澡,才装模作样地去拿 本书心不在焉的看着。

  **搕i一端着盆子出门,我就又抛开书,发起呆来。直到过道里传来熟悉的甜 美的歌声才收拾心神。我知道,又是王勇的女友土土来等他一起吃晚饭了。

  **搯O得土土第一次来我们寝室,就是先从过道传来甜甜的歌声,我们寝室的老 大(年纪最大)周忠义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个飞身从我对面床位的上就纵到 了地上,边往外冲边喊︰「这女孩是我的!」

  **搧痕G可想而知,一开门恰好碰到搂着土土的王勇正掏钥匙准备开门,老义无 计可施之下,继续喊着「这个女孩是我的」,然後冲向了厕所。

  **搕i走时没锁门,土土推门就走了进来。土土是从四川重庆来的女孩,是人 都知道四川女孩皮肤好,重庆成都两地更是美女的家乡。看到土土你就知道这叫 名不虚传了,她的皮肤大概是我见过的女孩里最嫩的,什麽叫嫩得一捏就出水, 看看她就知道了。最好笑的是王勇则皮肤黝黑,他们在一起反差那个大!

  **搹o今天头上系了一根蓝色的发带,上身穿了一件雪白的无袖贴身小背心,胸 前鼓鼓的两团,让人眼睛不停地在上面打转。下身是磨蓝色的修长休闲裤,显出 她平平微凹的小腹和长长的双腿,加上她漂亮的脸蛋上一双随时笑盈盈会说话的 眼睛,真不愧为生物系的系花。也难怪老义见过土土後便从此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了。

  **搕g土见王勇不在,和我打了个招呼便又例行公事的开始帮王勇收拾床。我 一个人挺不自在,就决定上床去继续看书。

  **搷琲*nbsp;位也是上,不过正好在老义位的对面,而王勇则是睡在老义的下 。土土就正在帮王勇叠着被子,浑圆挺翘的屁股一晃一晃的,我根本无法看什 麽书,索性仔细打量起土土的屁股。由於她穿的休闲裤很薄,所以里面的三角内 裤的轮廓都在她弯腰翘臀时显露出来,估计一定是与蓝色相近的颜色,所以看上 去休闲裤的那块颜色只是有些深。

  **搕g土这时正在收拾王勇床上的书板上的东西,她弯着腰撅着屁股,一手撑在 床上,贴身背心往前滑,露出白白的腰肢,配着圆圆的屁股,正好是一副被人从 後面抽插的样子,不由看得我热血沸腾。想着她看不到,我一边看着她翘翘的屁 股,一手已经偷偷去揉搓着自己涨大的鸡巴。

  **搘缜b暇想间,土土猛的一回身,我吓了一跳,连忙收回眼光,装成思考状, 用余光留意着她的动静。她似乎没有发现什麽,只是接着还是收拾王勇的书桌而 已。

  **搹茬o下我居高临下,她又转过身来,正好从她小背心的开口望进去,白乎乎 的两团,由於她打开了书桌,抽屉正顶着她丰满的乳房上,顶得半碗的乳房忽扁 忽圆,从我的角度望去,她嫩白的乳沟忽紧忽松、一开一合的。不知道如果把鸡 巴放在中间会是怎麽个爽法?我心里一阵兴奋,手上也加快了动作。

  **搕]许天气太热,也许她忙碌了半天,土土的脖颈上、脸上都浮出一层细细的 汗珠,甚至连小背心的领口都沁湿了一点,让我想起刚才田老师被我插的浑身一 层细汗的裸体,更是一阵冲动。正在这时,土土自得其乐的吹起了口哨,红艳欲 滴的嘴唇很性感的噘出,并且一张一合,像是在亲吸鸡巴的样子,我再也控制不 住的射了出来。

  **搳u你怎麽了?」土土听我很痛苦的呻吟一声,然後倒在了床上,吓了一跳。

  **搳u没什麽,伤口痛,我有点累了,先睡一会,玲玲来了叫我一声。」我慌忙 掩饰着躺了下去。不过我也真是累了,很快就真的进入了梦乡。

   ************搹繻y年(4)从此醉

  **搋g六的晚上,全寝室的弟兄都严阵以待,准备放裤一博,有的甚至听说我要 请客後,早饭都没吃,比较普遍的情况是都没吃午饭。看着他们一个个冒着绿光 的眼睛,我汗!

  **搳u笃笃!」等待许久的三位女士终於驾临。

  **搕g土依然是白色的贴身小背心,不过这次配的是浅绿色的裙裤,长长的头发 依然用一根银色的发带紮起来,清馨可人。

  **搰窍窍鴾F一件她去西双班纳游玩时买的傣族长裙,突出她玲珑的细腰,让人 感觉不堪一握,鹅蛋形的脸上弯弯的笑眼,伶俐乖巧。

  **摀榆S是三人里最高的一个,大概有1米7左右吧,她上衣穿了一件粉红的小 背心,外面罩了一件纱一样的薄长袖衬衣,衬衣却没扣上,只是将下摆草草的打 了个结系在肚脐附近;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热裤,两条浑圆修长结实的大腿白晃晃 的露在外面,惹人暇思;她领口敞开,可以望见一线乳沟若隐若现,两团肉弹似 乎要爆裂出来,下面圆臀挺翘,看得寝室里一班兄弟都口水直吞。

  **搕j家见人到齐,便发一声喊,就要出发,却见寝室里最小的刘鸿嗫嗫呐呐叫 大家再等片刻。原来这小子不知何时也已搞定一女友,弄得至今还在单相思他那 个在家乡复读、准备重新参加高考的李天以头抢地,哀叹自己技不如人。

  **搕j家正吵闹说笑时,门外走进一个瘦瘦的女孩,非常瘦,似乎风都能把她吹 走似的。她穿了一件露肩的红连衣裙,细细瘦瘦的肩膀露在外面,让人看了好心 疼,十分惹人怜爱。大概由於她平平的胸部,瘦弱的身材,看上去非常的娇小。 她见我们都盯着她,慌忙求助的用眼光搜索着刘鸿。

  **敯B鸿连忙介绍这位是他认识的「一位女同学」(刘鸿原话),计算机科学系 的,叫宋燕。

  **搳u什麽,宋飞燕?」我促狎的说了一句,她脸腾的一下红了,然後是我上挨 玲玲一掐,下挨学娟一脚。

  **搳u是我今天请客啊,你们不但不讨好我,还打人,想抢劫啊?我反正是吃了 中午饭的,现在还没消化呢,我准备休息两三个小时後再出发」话没说完, 一群饥民一拥而上,搜出我的钱包扬长而去,剩下可怜的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追了上去。

  **搹Y完饭,一群人已经喝了不少酒,大夥儿乘着酒性直奔《红枫叶》唱歌去。

  **旓*S和土土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两个人抢着话筒,争先恐後的献声;更好笑 的是李天也喝多了,支起粗哑的嗓子尽找黑豹的歌;王勇一进门就对带位的漂亮 小姐说,除了啤酒,其他饮料一概不准上,上了不付钱。小姐一看他醉的样 子,知道惹不起,连忙照办。

  **搷睆O着玲玲,玲玲已经喝瘫了,在我怀里睡着了;旁边沙发上刘鸿也搂着宋 燕不知在说些什麽,还是做些什麽,就只听见宋燕低低的笑,卡拉OK厅都挺黑 的,我极力地睁眼却连对面刘鸿的脸都看不清。老义和晓刚还有王勇在又吼又叫 的拼着酒,土土和雪娟忙着找歌,李天则正在纵喉嘶喊着。

  **搘悕鬎踶I在我这里,所以土土和雪娟都挤在我身边看着歌单,一阵阵的体 香混着酒气飘过来,我不由得微眯起眼睛,用鼻子嗅着享受起来。

  **搷鶪悝q完一曲,被土土一巴掌推了下去,并勒令王勇看好李天,不可再放他 出来,於是李天也被拉入了斗酒的阵营。

  **搕g土见下两首都是自己的,就拿着话筒走到电视机前唱了起来。学娟见一时 没她的份,把点歌本一关,抬头正看到我盯着她大腿看的眼,抿嘴一笑,把蜡烛 往桌子另一端一挪,这样我这里也一片漆黑,然後一个软香温软的身子就偎了过 来。

  **搷琤炊漭萤h着玲玲,於是我的右手就老实不客气的搂住了她的细腰,然後穿 过她的膊下,一把握住了我向往已久、一直无缘亲近的乳房。

  **搹o的乳房大而结实,小棉花团一样的乳头被我一捏就迅速鼓起,变成两颗花 生米。我的手在她丰满弹性的乳房上游走了一阵便停下来,用手指专心玩弄她的 乳头,一会掐,一会捏,一会揉,一会拉,一会又轻弹,一会又在周围划着圈, 她浑身发软,整个身子都瘫到我怀里,头仰靠在我的肩上,嘴里咬着我的耳垂。 吃吃的笑着。

  **搷琱S在她乳房上大力揉捏了几把,捏得一直叼着我耳垂的她恨恨地咬了我一 口,然後往我耳朵里吹着气,腻声说︰「叫你坏。」

  **搷琱潀V下滑去,她的热裤是松紧的,很容易地就伸了进去,里面是蕾丝花边 的内裤,我手又钻了进去,摸到了她软软的阴毛,她却夹紧了腿不让我继续往下 摸。我强攻了几次都无法侵入,只好转移阵地,摸上她的大腿,她的皮肤好滑, 上次没能摸到,这次算一偿心愿。

  m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