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店奇遇-夜色小说

首页  »  校园春色  »  火锅店奇遇

火锅店奇遇


我想很多大大的第一次,不论男女,他们的初夜多是跟自己的男女朋友发生,而我的第一次却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每次回想起来总是后悔莫及。

记得那年我十九岁,是高 三的暑假,并不喜欢念书的我,对接下来的联考并不当作一回事,故终日游手好闲,母亲大人实在看不过去,故决定用「封锁政策」来「鼓励」我出外找份工作,甚么是「封锁政策」?但凡当过人家小孩的都会知道,那就是不给零用钱…在家开始以泡面解决三餐的第四天,我终于屈服于金钱之下,决定出外随便找一份工作,最后找了一份火锅店的工读,原因很简单,因为做餐厅一定包膳食,除了可以省下每天一百块的伙食费,更可以吃到饱。

当然在找工作的时候,我真的只是单纯的希望在食物方面可以吃到饱,并没有多想其他…那是一间家庭式经营的火锅店,楼面不大,约四十坪,柜台收银的是老板娘,而老板则负责厨房,负责外场的有我以及另一个女生,而老板的儿子在有空的时候也会来帮忙一下,但他儿子真的「很少有空」,而且每次来到只会「愈帮愈忙」,所以扣除掉那个可有可无的太子爷,每天在外场工作的就只有我跟那女生-小玲。

说真的,在暑假的时候,有谁会想去吃热腾腾的火锅?所以每天午饭时段生意都是很淡,只有在晚上以及假日的时候客人才会比较多,故每天的工作真的蛮轻松,早上十一点上班打扫一下,跟老板在厨房准备一天份的火锅肉料,吃过午餐,应付午间时段的几个客人,然后就到两点到四点的的午休时间,因为火锅店离家有点距离,要二十分钟的公车车程,故在午休时段我都会在店里阁楼的杂物室午睡,老板跟老板娘则会回三楼的家或外出,而小玲则会回家。

才工作了两天,因为中午时段实在没甚么客人,故跟小玲已聊很多,原来她比我少一岁,但在国 中毕业后就辍学,来这店作正职已有半年多;虽然她比我少,但跟我比她是老鸟,故我开始亏她叫她「玲姐」,她也不服气的回敬叫我「小菜鸟」。

小玲并不高,约155公分,黑黝的肤色,圆圆的脸蛋配上短发,加上工作时的干劲及体力,活像一个小 男生,不过每次看到她因身材矮小而显得更为丰满的双峰,总是令我脸红赤热。

久了以后,开始觉得小玲不只工作时像男生,在思想上更像男生的「豪放」。

何谓「豪放」?豪迈奔放也。 才认识没多久,当小玲知道我家跟店有段距离时,便提议在午休时可以到她家休息,因为她家跟店很近。

看到这里的各大大,一定是拍手叫好了吧?「女生主动邀请还不快答应?你秀逗噢?」对不起各大大的期望,我用了甚么「反正我已习惯睡杂物室」这烂理由来婉拒了…虽然我已高 三,而且还会亏妹妹、看A片,但一想到「男女共处一室」我就害怕起来,虽然我国三时也有一个女朋友,但我们那时也只是处于二垒阶段,从没有想过更进一步,说到底,因为我怕…所以每次跟小玲聊到男女忌讳问题,我外表总是装着一副老手样子然后亏她一下来轻轻带过,实质是内心小鹿乱撞,尴尬不已。

就这样,日子不经不觉就过了一个月,店里的工作早已驾轻就熟,而在店里跟小玲、老板和老板娘已混得很熟了,有时候下班后还会跟老板喝两杯,而跟小玲则玩闹归玩闹,但也只局限于上班时间,晚上十点下班后就各自回家。

有一天晚上,忘了那台风的名字,反正是中台以上的,外面一直哗啦的下着大雨,整个晚上一桌客人也没有。

到晚上九点,老板娘正打算要提早打烊的时候,却来了一群客人,其中一个看来是老板的老朋友,老板一见他就立即跟他寒喧一下及带上桌,并令我跟小玲快点准备伴酒菜跟啤酒,见到他们红光满脸、满身酒气,应该是来续摊的,老板也跟他们喝起来,吵吵闹闹的,老板娘悄悄把我拉到一旁道:「小诺真对不起,今晚可以帮我加班一下吗?老板他一高兴喝酒就容易醉,而我明天还要早起去菜市场进货,我先回去睡,你跟小玲帮我服侍一下他们吧。」反正加班时也没有甚么工作,只要坐在柜台看他们有甚么需要就可,故我也爽快答应,老板更叫我们拿啤酒喝没关系,等一下帮忙善后就可。

跟小玲坐到柜台那边喝啤酒,聊着有的没的,这根本就是享受,我来火锅店上班是正确的。

客人们到十二点才离开,老板也醉得有点迷糊,我跟小玲两人开始去收桌洗碗,然后把老板「带」回三楼的住处,就准备回家。雨还是一直的下着,看一下表,才发现已是一点多,公车早就没了。

「糟了!尾班公车早已开出…」 我跟小玲站在店门外,看着那像小河流的水沟。

「来我家住一晚吧,反正你明早也要上班。」

「…不用了,我坐计程车回去就好。」

「你白痴耶,现在截到车司机一定会收附加费,那你加班不就白做?」对噢,真的是白做,开始后悔答应加班…「不用想了,来我家吧,谅你也不会走回家。」的确,雨下得太大了…小玲已拉着我并撑了雨伞就走。

因为雨下得实在太大,而小玲的只是一人伞,她把雨伞给我撑后便紧紧的挽着我的手臂,胸部也就贴在我的手臂上,那软棉的感觉实在舒服…在往她家的途中,想到她是跟父亲一起住,如果她父亲看到她带了一个男生回家过夜,那不就…「玲姐,你不是跟你爸一起住吗,那么晚我跟你上去过夜,不太好吧…」小玲眼角向上瞄了我一眼,带着鬼魅的眼神对我说:「放心,我爸常回大陆工作,一年也没有回来几次。」不会吧?那不就是我一直担心的「男女共处一室」?

「玲姐,那就更不好了…我还是回家比较好…」「你男生怕甚么?连我也不怕了,龟龟毛毛的!」小玲的家离火锅店真的很近,隔了一条街就到了,那是旧式大楼,跟她摸黑上楼梯以后就到她家。

她的家并不大,一厅两房加起来约三十坪,她给了我毛巾跟t-shirt短裤以后就着我先洗澡。

洗完澡以后就换她洗,进浴室以前她先带我到她房间的书桌并给我看相簿来消磨时间。

一整本相簿都是小玲国小及国中时的照片,有跟同学一起照的,也有独照,感觉小玲其实也蛮可爱的,加上她热情的性格,在学校应该蛮活跃,而且她那双长长的眼睫毛,实在蛮吸引人…「你怎么看到流口水?」看着看着,突然听到小玲的声音,害吓了我一跳,抬头看着房门外的她,更差点让我流鼻血。

洗澡后的小玲,上半身只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肚脐--没错,是中国式的肚兜,就是前面一块布,后面结着两根绳子的那种!

那丰满的乳房像是要破布而出似的,而胸前那两颗乳头若隐若现,而下半身则穿着一条蓝色的热裤,那是不能再短的程度……「玲…小玲,你怎么穿成这样?」「很奇怪吗?夏天睡觉当然是穿成这样。」

话是没错,但在男生面前,也应该忌讳一下……「你还没告诉我你看甚么看到流口水。」小玲边说边来到床上盘腿坐着正对着我。

因为小玲采用盘坐,而坐在书桌前的我看着她的时候,目光自然的向下移,不自觉的瞄她的大腿跟小热裤,那宽松的裤管让人想入非非…「我哪有流口水,只是看到穿校服裙子的你,觉得好笑。」「甚么好笑?」小玲带点要杀人的语气问我。

「呀…没甚么,我累了,我去客厅的沙发睡吧。」「那是木造的,那么硬怎么睡。」「那…你是说让我睡你爸的床?」

「我爸的睡房是锁住的,我没有钥匙。」

「那我到底…」

「睡在这房间就好了。」

「你房间地板面积太小了,怎么睡得下?要我坐在椅子上睡吗?」「笨蛋,谁叫你睡地板,我房间没有床吗?」「那你睡…」

「我当然也是睡床,难道要把床让给你吗?找死!」那就是要我们一起睡?不太好吧,那真的是很危险…「死色鬼你在想甚么?晚上你敢碰我你就死定!」「是是是!玲姐都听你的,小人莫敢不从!」女生的心态真是奇怪,但也好,既然小玲自己都这样说,那我想我们今天晚上一定可以安睡到天明的。

我跟小玲也躺在床上,她靠墙睡床左边,而我则睡右边床外侧背对着她睡,关灯以后,睡意很快的袭上,也难怪,今天加班到淩晨一点,到现在两点多才睡。

「小菜鸟。」

「怎样,玲姐大人。」

「你记得我刚说的话吗?」

「当然记得,放心,我不会碰你的。」

「如果你碰我的话怎么办?」

「随你?没关系,反正我不会碰。」

「呵…这可是你说的噢!」

「嗯,睡吧,晚安。」

说真的,一个穿得这么清凉的女生躺在自己身边睡觉,又怎会不心痒痒想借睡摸一下,但想到既然小玲那么安心的让我睡在旁自然就是相信我,我怎么可以做出小人之行为?

正当要倒头大睡的时候,突然感觉脚底板痒痒的,像是有蚂蚁在骚的样子。

不会吧?难道是因为刮台风,故蚂蚁跑到二楼来?

很快,我感觉到那并不是蚂蚁,而是冰凉的脚指甲。

当然,那并不是我在左脚骚右脚底的痒,那是小玲的脚。

一开始我还以为小玲是已经入睡了,故不自觉的脚伸了过来,因为我是侧躺背对着她睡的,所以我看不到她,但渐渐的我感觉到小玲光滑的大腿贴到我的大腿后方。那么快就翻身了?睡得也真快。

很快的,我就感觉到小玲的左手搭在我的腰上,手指张开,似动非动,像是抚摸,害得我心跳加速,想要转一下身来避免尴尬。正想要转身改成正躺的时候,发现背后有一股压迫感,害我进退两难,那并不是小玲的杀气,而是小玲那饱满的双峰紧贴在我的背部,她的心跳亦随着她的乳尖传到我心房。

我跟她前后「胸贴背」的睡姿实在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想办法「解脱」的时候,又发现随着小玲的呼吸,她正从嘴巴把热气呼到我后颈。这一呼可真不得了,因而令我睡意全消的同时,也唤醒了我的大鸡巴。

好兄弟,乖,不要乱来,快点睡觉!

正当我尝试用精神催眠我的大鸡巴叫他快点睡觉的时候,小玲搭在我腰上的左手,突然再往前伸一手把我的大鸡巴抓住。

小玲这一抓真的是把我三魂七魄也抓起来,立即转身面对小玲并开口道:

「小玲,你在干嘛???」

在微弱光线下,我看到小玲正看着我忍着笑,左手还是抓着我的大鸡巴。

「你…你…你在干嘛?」虽然光线很暗,但我知道我现在的脸红得像关公一样。

「嘻,我正在诱惑你呢。」小玲正在奸笑的道。

「但…你不是说…不可以…不可以碰……」

这真的是我一生中遇到最尴尬的事,因为我正跟着一个抓着我大鸡巴的女生在床上对话,但这却令我的鸡巴更兴奋莫名。

拜托,这种时候你大哥快被吓得缩阳了,你到底在兴奋甚么!

「对噢,我是说你不可以碰我,可没说我不可以碰你噢!谁叫你平常老是亏我,现在我就看你可以忍多久。」小玲在奸笑着的同时,隔着短裤抓着我鸡巴的左手,开始缓缓的上下套弄着。

「你…你好…卑鄙…」这可是我第一次被女生套弄大鸡巴,虽然是隔着裤子,但那感觉对我来说实在受不了,才没一下子就让我龟头一缩,想有射精的冲动,我赶紧把小玲的手拨开,以解燃眉之急。

正当我为刚刚的危机松一口气时,却发现在黑暗中,小玲的双眼正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那真的是一双勾魂的瞳孔,怎么我以前一直没有发现?

「呵呵,小诺,你违反协定了…」

「呀…那是因为…」

我实在难以启齿,故只好举手投降:「好,我认了,要怎样悉随尊便!」「那我就……你……亲我。」正当我还在怀疑我是不是幻听的时候,一沬湿润的唇印上了我的嘴巴,不轻不重的滋润着,而小玲用右手搂着我背的同时,左手也再一次搂着我的大鸡巴。

对于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我实在反应不过来,为了静观其变,我「安份的」把双手放在小玲翘翘的臀部不动。小玲嘴巴跟左手的行动对我来说有着矛盾的感觉,如果说她左手的套弄是在挑逗我的话,她的唇却像是安抚着我内心的冲动。

渐渐的,我们二人的专注力像是集中在亲吻上,我们从一开始蜻蜓点水式的吻,转为像八爪鱼般吸啜的吻,再化为激情的蛇吻。

小玲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我们的吻更变得激情贪婪,小玲的手亦离开了我那坚硬的大鸡巴,转而把手插进我的头发内乱抓,左腿也自然的勾着我的脚。

受着小玲的影响,我放在她臀上的双手也开始不安份了起来,开始慢慢的抚摸她赤裸的背及穿小热裤的臀部,那充满弹性的臀部让我爱不惜手,贪恋的用指头在上面打圈。突然,正在蛇吻中的舌头,被小玲狠狠的咬住,并停止了我们所有的动作。

「呀!呀…呀…痛痛…不要…」

小玲这一也突如奇来的举动,又让我的大鸡巴缩了一下。

小弟弟,辛苦你了……

「喂,你的双手在干嘛?」小玲松开了牙齿,厉正严词的问。

「呀…在…」

「早说你不行,你又违反协定了。」我实在百口莫辩,输得心服口服。

「好,现在再插你……继续刚才的动作!」

话毕小玲立即跨压在我身上,把舌头再一次钻进我口中。

为了接受「惩罚」,我只好继续刚才的动作,双手继续游走在她的背及小屁股上。由于现在小玲是跨压在我身上,两腿分在我两侧,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恶作剧。

我假装不经意的分别把她两条腿往上方提,让大腿分更开,从上而看变成一个「M」字型,然后缓缓向上抚慰着她的大腿,慢慢的,我把指头伸进了她宽松的裤管,最后整支右手伸进了裤中,直接抚摸着她的屁股;在此同时,我也一直留意着小玲的表情,深怕她发现后再一次把我舌头咬住(这次可能会咬掉也不一定),但奇怪这次小玲并没有咬掉我的舌头,只是蛇吻变得更激烈、更贪婪的吸啜我双唇,而臀部亦开始上下的缓缓摆动,像是要甩开我的手。

我的右手早已处身小热裤内,不论她屁股怎样的摆动我还是贴在上面,没办法,我是一个守信的人,正乖乖的接受惩罚。

而她愈是摆脱不了,动作亦愈大,连带关系下,她上下的摆动,也令到她的胸部开始在我的胸口摩擦,虽然隔着她的肚兜及我的t-shirt,但明显的她的乳头早已坚挺起来,正在不自觉的诱惑着我。

隔靴骚痒总是难耐,我比较闲的左手开始慢慢往上移,来到小玲腰后的肚兜绳子,随着她身体的上下摆动而轻轻的拉解开蝴蝶结,小玲并没有发觉,像是享受着我右手在屁股上的爱抚,继续的跟我吻着;解开了腰后的绳子,左手继续的往上轻抚,来到了她后颈的蝴蝶结上,只要再解开这绳子,她的肚兜就完全解开了。

我重施故技把后颈的绳子解开后,内心正为完成这完美动作而喝采的时候,小玲像是察觉了甚么,立即停止了所有动作,这次我没有那么笨,立刻把舌头收回去。

「呀!呀…呀…痛痛…不要…」没错,她的确没有咬到我的舌头,但我还是痛得呻吟起来,因为她再一次握住我的大鸡巴,而且感觉到她的指甲正慢慢陷入肉中…不要!我鸡巴可还是处子之身,饶命呀玲姐……「死色鬼,竟敢偷偷脱我的内衣。」小姐那你是甚么,竟然明目张胆的握住我的鸡巴。

「我…我看你热嘛,所以帮你脱一下,免得流汗。」完了!这种烂理由我竟然都可以说出口,我的鸡巴,来生再做好兄弟吧……「噢,原来是怕我热,那么好心…」小玲在说话的时候,手已没有再用力,但还是握住我的大鸡巴:「我看你比较热,那你也脱吧!」「我…不用了…不热不热,哈…」

完了,如果脱了真的完了,我们一定会走上不归路,不行……「小菜鸟,因为刚刚你又再一次违反协定,所以这次罚你脱衣服。」我说过我是守信之人,所以我只好无奈的照着办,而在我脱t-shirt的时候,小玲少不免要移一下上半身好让我脱,而同时由于她肚兜的两条绳子已解开,故它亦顺着滑下,在看到肚兜滑下的一瞬间,因为光线微弱故我看不到甚么,但让我灵机一动的想放手一博……在我把上衣快要从手臂脱掉的一刹那,我用力的用双手把小玲的肩膀往上一推,让她从跨压在我身上的姿态,变成跨坐在我腰上的姿态,而她的肚兜当然没有附在她身上,令她上半身形成赤裸裸的状态;小玲被这一情况吓得哑口无言,立即松开她握住我鸡巴的手并自然的用双手护心胸。鸡巴快感谢我吧!我不只要让你脱离苦海,更要你建立霸业大展鸿图!!!

我见机不可失,立刻起来把小玲双手往左右两侧拉开,并反压她在床上;当她回过神来想要反抗的时候,我已经展开舌头攻势,但地点不是她的嘴巴,而是坦荡荡展露在我面前的双峰。

「呀!可恶…你……卑…鄙……嗯……哼……嗯……舒服……」从刚才被小玲握住大鸡巴,到我反守为攻,一切发生的也只是在三秒钟以内,转攻后我一直没有停下来,用舌头攻击着小玲左胸凸出的乳头,时而打圈,时而轻咬,让小玲难耐非常。

看到这里也许会有大大疑问:「小诺不是处子之身吗?怎么像老手一样,竟然还来一招转守为攻?」这一切可就要拜访上天赐给人类的伟大发明──A片 虽然我并没有实际的上场经验,但因为闲时也偶有研习A片之技巧,并常处于「精神想像训练状态」(即幻想),故在实际使用时得心应手,如有神助。

「呀…你……哼…死菜鸟……呀…舒服……」

小玲在刚开始的几秒钟挣紮以后,开始慢慢享受着乳尖因刺激而带来的兴奋,双手反抗之力渐失,并开始大口的喘着气,有一句没一句的吟着,在确认她已没有攻击力的时候,我松开了捉着她的双手,右手开始按摩她的右胸,由里而外的,均匀的按压着。

由于在黑暗中,并不能目测小玲饱满的胸部,而我也不会分甚么罩杯,只是感觉她的胸部一只手也掌握不了,而且富弹性,像面粉一样。

「你…你…你的手……在搓面粉吗……」

「呵……被发现了……」

「…但…但……」

「但是甚么?」

「但…很……很舒服……」

「当然,我的师父是加腾鹰。」

「甚…么……谁……是……呀……是谁……」

我没有再回答小玲,继续专心于我的攻击,在我手口并用的刺激她胸部的时候,我的左手并没有闲着,我漫游于她的小腹,并来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是这里了,那秘密阴道到了。其实由一开始到现在,我一直也在犹豫着到底我应不应该这样做,虽然很明显的是小玲一直诱惑着我,但我们之间并不是男女朋友,只是一起工作了一个月的同事,我对她的好感不会没有,但我清楚知道那并不到「爱」的程度,而且这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而初夜这回事亦永远只得一次,我应该要清楚考虑到底我的初夜是要给我所爱的人还是只为了那一时冲动,但来到了现在,我知道我们双方都没有退路,如果现在我决定停止的话,相信对小玲也是一种伤害……我只是隔着小热裤来上下按摩着那阴道的入口,发现那里早已泛滥成灾,整条小热裤早已沾满了爱液,粘粘瘩瘩的。

「玲姐,你的小热裤湿透了呢!」

「呀……死…色…鬼…你……呀哈……不要…不要再说……了…」小玲被我上下其手,早已整个人瘫软下来,仰着头喘着气。

「这样对皮肤不好的,会起红疹,我帮你脱掉好吗?」现在开始换成我对她奸笑着。

「你…嗯哼……噢……色鬼……随……随便你……哼……」我整个人往下移,来到了小热裤前,开始用双手替小玲把小热裤脱掉,而小玲亦配合着我的抬高了大腿。

在黑暗中,我实在不能看清楚小玲的秘密阴道,但夹杂了小玲的体香、汗味和爱液,令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终于,真实的胴体出现在我面前了……「……你在看甚么……羞死了……」被小玲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正在她的阴道前发呆,当然她并不知道我在想甚么,还以为我一直盯着她那地方看。

为了庆祝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女生的秘密阴道以及「赈灾」,我毫不犹豫的把头埋进小玲的温柔乡,努力的吸啜着;小玲受不了我突如其来的刺激,禁不住的大声呻吟以及用双手按压着我的头部往她阴道去:「呀呀呀……你……哈…哈……受不了……呀……停…停……快点停……」奇怪,又叫我停,却又压着我让我差点呼吸不了,而那泛滥的灾情愈来愈严重,我也只好更卖力的吸水,而双手回到她的双峰继续按摩。

「呀…哈…哈…嗯哼…嗯…嗯嗯嗯…不行了…呀呀……」我想小玲已处于极兴奋状态,她双腿用力的把我头部夹紧,双手抓着我的头发胡乱推压,屁股像是痒极了似的一直摆动。

在我一直努力下,阴道的灾情已暂时控制,但四处仍是水积处处,像随时会再次爆发一样,刚才我一直也是在吸啜着,现在转为用舌尖探索此初到之地。

这一探真不得了,当我一触碰到一豆状的肉粒时,小玲像触电了似的呻吟着,并整个身体弓了起来。

「呀呀呀……呀呀救命……」

我赶紧停止所有动作,抬头担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痛?」「不是!」小玲气急败坏的说。

「那你怎么喊救命?」

「呀!!!」小玲像是快要爆炸的说:「没事!!!继续!!!」我实在不明白,但看她气冲冲的样子我也只好听命,再一次触碰那肉豆,跟刚才一样小玲又像触电似的整个人弓了起来。

「呀呀……哈……呀呀呀……」

为了怕被她骂,我这次没有停,继续的快速轻刮着,小玲的叫声不断,一面大幅度摆动身体像要挣脱我,却又同时用双腿双手把我压得死死的。

这招果然利害,除了舌头,我头部根本动弹不得。

阴道又再一次水灾,但亦明白到刚刚那位置让小玲非常兴奋,应该就是A片所说的阴核。

「小诺……不要……不要再闹了……来吧…哈……求求你……」小玲抖震的说着。

「哈!终于求饶了吧?」我还是没有停下来,并改为尝试把舌头在阴道洞中进进出出。

「呀呀呀…对……不要了…呀……嗯…哼……」小玲像是泄了气似的整个人大字型的瘫在床上,看来她已没力反击。说真的,这一刻突然变得感性起来,因为我终于要破处子之身,一尝禁果滋味。

我强忍着感动的泪水,跪坐在小玲的大腿间,并抓着她的脚踝提高慢慢向两侧分开,形成一个大的「V」字。

小玲的阴道没有遮掩湿润的完全呈现在我面前,并形成了一个淫邪的画面,而到现在我才注意到,原来小玲是白虎,没有体毛,难怪刚才一直总是觉得少了一点甚么。

「你是白虎?」我不自觉的小声问到。

「你…是瞎子噢…还一直看……讨厌……」小玲喘着气的别过了脸,韱腰像是害羞的扭动着,这时才发现小玲已变得娇媚,不再是火锅店的小 男生,而她现在这扭腰的姿势更激发起了我原始的兽性,大鸡巴已到了坚硬的顶点。

「你…你还在干嘛…」小玲带点催促的语气说道。

「嗯,我来了…」这一句不像是回答她,我更像是说给自己内心听,说给大鸡巴听,说给快要成为过去的处男小诺听。

我把小玲的脚踝拉下来往两旁压,让她的成了一个「M」字型,然后我把大鸡巴抵在她的洞口上,阴道的爱液亦自然的沾到龟头上去。

「小玲,要进去罗…」在攻城以前,我再一次柔声的问小玲。

「嗯……」小玲闭着双眼别过脸,像是静待着接下来的激情。

我慢慢的往洞内挺进了一点,小玲眉毛动了一下,从她的表情我难以理解她是痛苦还是舒服。

由于之前已作了长时间的挑逗,湿润的秘密阴道像是一个吸盘似的慢慢把我的大鸡巴吞噬。

「嗯……呀…呀哼……嗯嗯……」

在小玲小声呻吟的同时,我整支大鸡巴也已完全探入洞内。原来这就是女生的阴道,难怪每个男人也爱她,每个男人也天生注定好色。

被那湿润的肉洞包围着,鸡巴有着说不出的骚麻,我停止了动作,用心去慢慢感受这奇怪的一切。

「你…怎么停了…」

小玲按捺不住自己扭动着小腰,让我的鸡巴在她洞内顺时针的打转。

受到这初体验的刺激,我的冲动胜过了一直保持的冷静理性,双手撑在小玲的双肩旁,以伏地挺身的姿态进行剧烈的活塞动作。

「呀呀呀呀……你……怎么……呀呀哈呀……呜呜……哼……呀……不要……」小玲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一点也抵挡不住,她大声的呻吟着,双手在我的背上乱抓,双腿往我的臂部一勾,努力的让我们的结合得更深入。

才刚进行了三十下的快速活塞动作,正感到自己快要昇天而大声喘气的时候,突然感到大鸡巴开始不受控抽动起来,我知道我忍不住要射了。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我想把鸡巴抽出以免射在里面的时候,龟头一缩,脑袋变得一片空白,我已感觉到我的精液已全数的释放出来。

「嗯嗯…嗯…哈……嗯……」我无力的压在小玲身上,跟她一样大口的喘着气,内心正在回想着刚刚的情形…逊弊了…竟然那么快就射了…

我把已变软的大鸡巴退出,感觉到洞内的精液跟爱液也缓缓流出。

「对不起呢,那么快……」我带着歉意的说着,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脸红得发烫。

「嗯,没关系…」小玲没有多说甚么,只是把我搂抱入怀,像是在安慰着我似的。

很快我就坠入了梦乡,就在小玲的怀里。

我没有注意到我们做爱做了多久,也没有注意我睡了多久,我只知道在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我的大鸡巴早已比我早起床,抬头看一下窗外,天空有点亮,应该是清晨,低头一看,这一看真不得了!!!

只见小玲早已醒来,侧躺在床较未端,在她脸前的五公分处,正是我那已朝气勃勃的大鸡巴。

「呀!你…」小玲听到我的声音,视线从我的大鸡巴转到我的脸上。

「呵,你醒来罗…」

「你…你在干嘛?」

「没有,我只是在看小小诺,他很可爱呢!」

「怎么个说法?」

「因为他很娇小。」

「……」

相信任何一个男生被人说他的大鸡巴娇小,实在很难回甚么客套话。

小玲嘻嘻哈哈的躺回我旁边,娇滴的依在我怀里。

「而且看昨晚的你,就知道你是处男。」

「……」还是被发现了…

「所以你是名符其实的『小菜鸟』,嘻…」

小玲吃吃的笑着,在她没注意时,我一手伸进她的秘密阴道去…「嘻嘻…呀…呀哈……你……你干嘛……嗯……」「被你这么一说,害我有点羞。」「呀……嗯哼…那…那为什么……」

「羞死了,所以小小诺要找洞去钻。」

「呀…你……嗯…不要…使坏……呀哈…哈……」看来小玲的阴道是极度敏感带,才用指头摸一下,她就忍不住吟声不断,爱液亦很快的再次泛滥。

「呵,你的小 妹妹也很可爱呢,才碰她一下就一直流鼻水。」「呀…哼…都…嗯…都是……你害的……嗯哼……」才一下子我手就沾满了小玲的爱液,我把它沾在一直在坚挺状态的大鸡巴上,然把把小玲的身体伏卧在床上,然后左手一把从她腰部提起,让她成为背对着我的跪拜状,我这次没有犹豫,对准了洞口以后就一杆直入「呀呀呀…受不了……呜……哼……呀呀…」由于昨晚曾射精,所以大鸡巴的敏感度下降,在我快速在小玲阴道进出时,并没有出现昨晚早泄的情况。

在天未亮的清晨,看着眼前小玲玲珑的臀部曲线,下体间的拍打碰撞声,再加上络绎不绝的呻吟声,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也。

「呀呀呀呀……不行了…到…到……到底了…呀呀…嗯嗯……」「哼!谁刚才说小小诺很娇小的!」「呜呜呜……嗯嗯呀……饶…饶了我吧…呀呀哈呀……」小玲的双手早已无力支撑,整个上半身已倒在床上,我把她推倒变成侧卧,然后把她双腿合拢提到她胸前,继续采用从后插入式的姿态插入,此角度令小玲的阴道更凸,而合拢的双腿亦令洞穴更狭窄。

「呀……真的……受不了……救…救命呀呀呀……嗯呀……呜呜…」看着小玲的脸部表情,一副似哭非哭的样子,双颊红润,最后更羞得用双手掩脸。

「刚才谁说我是『小菜鸟』呢?嗯?」

想到昨晚她对我的挑逗及今天早上的玩笑,我得势不饶人的继续问道。

「嗯嗯嗯……呀呀……对……对不起……我……是我……错……」再抽插了大约五十下以后,看来小玲终于到达高渐。

「呀呀呀……到了……到了……呀呀哈……到了……呀……」小玲先是整个人抖了一下,双手扯着床单,像是要把它撕破一样,然后在一声高昂的长长叫声以后,翻二一下白眼,像是昏死了一般。

此时我也到达了高渐,低沉的哼了一声,我也把那精液再次射在小玲洞穴内,然后再一次无力的倒在她身上。

真的是难忘的初夜,而且还是一天两次。

倒下去再睡以后,快十点时我们就起床然后一起去淋浴,更互相爱抚,差一点就想再干一次的时候,才又记起要回火锅店上班。

「夷?小诺你怎么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而且一脸疲态,你没有回家吗?」老板娘一看到我就好奇的问。

「呀…那是因为…昨晚太晚下班没有公车了了,雨也下太大,所以到了附近的网咖待到早上。」「真的抱歉呢,没想到昨天要加班到那么晚,还害你回不了家,这样吧,你今天不要上班了,好好回家睡一觉,薪水我会照付你,放心。」天啊!这么好的老板娘可以到哪里找?

回头看了一下小玲,发现她正不服气的看着我,对我做了一个鬼脸,我像是说谎成功的小孩子一样,吐了吐舌头,然后跟老板打过招呼就回家。

自此以后,我跟小玲在店里时还是一样的斗嘴,但每到午休时间,我都会到小玲家跟她「交战」一番,此亦让我的性爱技巧更趋成熟,说真的,我知道小玲喜欢我,但我却一直在犹豫,故没有给她甚么承诺,因为那时候在我心中一直存在着另一个人,故在暑假快结束时我就辞去了火锅店的工作,无情的跟小玲断了联络……

    到了现在每次回想起那年少的一时冲动,自己的初夜竟然不是跟女朋友,而且还伤了别人的心,真的后悔莫及,也许我有着奇怪的「处子情意结」吧,在此也希望还是处子的少 年们,不要因一时之性冲动让自己后悔……

    字节数:2327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