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不到老婆的儿子

这位年过五旬的母亲,那布满皱纹的脸,花白的头髮,以及那微驼的脊背,无不说明了她苍桑与磨难,她向人们诉说着她抚育儿女的艰辛。她爱孩子,尤其偏爱唯一的儿子,儿子出生于最困难的时期,为抚育他长大成人,她倾注了多少心血!
如今,儿子已近三十岁了,一块心病同时在母亲和儿子的心里滋生,那就是儿子至今还找不到对象,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失去了耐心,也失去了对母亲的尊重和孝敬,进而产生了怨恨。
母亲何罪之有?她的’罪过’就是长得丑,丑娘生了丑儿子,儿子把打光棍的原因归罪于母亲。
“都怪你,这么丑,还生我干什么!”
母亲无言以对,只有默默地流泪。
每次儿子和一个姑娘’吹’了,他对母亲的怨恨就更深一层,开始是对母亲不理不睬,进而骂骂咧咧,甚至是拳脚相加,对这她都忍了,因为她是母亲,她生了个丑儿子,她觉得对不起他,对不起儿子。
夏天收穫的季节,儿子生闷气呆在家里,眼看要变天了,母亲小心翼翼地对儿子说:”儿啊,要下雨了,你去帮帮你爸吧?”
“不去!”儿子不但不去,还嘟囔着下流话骂她,她见状,又忍了,有什么办法呢?
一次,儿子又去和一个姑娘见面,母亲忐忑不安地待在家里,不知凶吉。
见儿子回来,母亲小声地向儿子问询。
儿子怨声恶气地吼道:”都怪你,你这丑东西,害我娶不上媳妇,我拿你当媳妇!”说着,儿子像疯了一样把母亲搂进怀里,抱起她向床上摔去。
母亲的身子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倒在床上,儿子馋筵欲滴,他扑过去,用双手撕扯开母亲的衣服,一只手抓握住母亲的一只乳房,一头埋下去将另一只乳头含进嘴里,恨劲地吸吮着。
此时的她,连急带羞满面通红,她突然想到是她对不起儿子,她知道没有女人的男人是多么痛苦,她流着泪想,不就是为女人吗?反正我对不起儿子,乾脆让他在我身上做回男人算了,她心中羞惭,她想要是让丈夫知道会怎样呢?可他知道儿子多么可怜吗?快三十了,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儿子当一回男人是怪违屈的。即然儿子不嫌我老迈,就给他一回算了/
她半推半就地挣脱着,渐渐地软软地躺着,不动了,她从心灵到身体都失去了抵御的本能,当儿子摸索着解开她第一颗裤扣时,她曾推他的手,企图挣扎,可她的手中途却无力地垂下来,儿子的急速回缩的手再次驰那钮扣的部位,一颗,两颗全解开了,他侧着身子,用手撑开裤腰,急切地粗鲁地下伸去,她毫无反应,她决心用自己的肉体慰籍儿子的创痛,她决心用母亲那特有的肉体去排解儿子渴盼媳妇的情慾,承担自己带给儿子创痛。
母亲腿间那片温润绵柔已在儿子的指掌之中,他贪婪地柔摸着,探寻着,将一只手指伸进她的阴道,不断地搅动了一阵,抽出手说:”妈妈,给我一次吧?让我看看女人的身子是什么样子,真有那么美妙吗?”儿子说着抬起身子褪下她的裤子,他完全地阅读着母亲,阅读着女人,他沉醉了,当他看到母亲脸颊绯红,双眼微合,喘息不止,似娇羞似哀怨地将身子扭到一侧,他朦胧地见母亲难看的侧脸,眼睫毛上有颗泪滴欲坠不坠,心里不禁产生了许多爱和怜,可他是个男人啊,男人的身体和灵魂都需要家园,他已漂泊得太久了,他没有忘记他生命中固有的渴望,他无法再忍耐了,面对着母亲那丰腴裸露的肉体,他的血在狂野地奔流,他轻吟一声,又疯狂地揉摸起母亲,他激动得浑身发抖,觉得这远远不能发洩自己此刻的情慾。
母亲绵软地任由他扳弄,完全地展开自己,肥大的腿不住地扭动,像儿子预示着什么,儿子粗喘吁吁的,心中一切的怨恨被母亲的轻吟声化解了,心中涌起寻求更大快乐的急切狂想,他的手在母亲的腿间急拂着”妈妈-……疼我,妈妈疼我-……我……”他激动的声音被什么陷住了,只剩下挣扎。
母亲心跳得使她全身在微微发抖,她半张着嘴,无助无奈又羞怯,眼里流露出风情万种,她感到口渴,感到自己从未有这么疯狂地渴望过男子,”我老了,没什么稀罕的,你要就拿去来吧,别让你爸知道了……”她梦呓般底喃着,真想让儿子把她毁掉。
儿子呼呼地喘着,母亲娇吟轻呻着,他有些发急,她引导着他,儿子的身子突然痉挛起来,一股灼热吸裹住他的肉体,淹没了他的肉体,儿子的身体紧紧压俯在母亲的身上,笨拙地运动起自己的臀部,渐渐地变得疯狂起来,忘记了自身的血缘关係与伦理,他们把自己还原成单纯的男人和女人。
床在轻轻地摇晃,那一起一伏的压力和急促的磨擦象电流一样触麻着全身,随着儿子强有力的抽送,她浑身震颤起来,那从未有感受过的畅快,那近乎痛苦的欢愉使她全身酥软,紧接着情不自禁地欢吟起来:”快呀,快呀!”
儿子在母亲的身上颠簸,冲过一浪又一浪,他感觉他是在一堆棉上一团云上,又都不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如此美妙,他嘴里不断涌出发狠的声音,声音越来越急促,母亲的呻吟声也越来越让儿子难耐,恨不能把整个身躯重新返还给妈妈的体内。
一阵阵的热流,一阵阵的抽搐,慾望的火焰烧到顶点,一阵晕眩,母亲不自主地奄奄喘喘,急切地迎接着既将来临的暴风聚雨,终于,在那最消魂的一刻她迸发出窒息般的一声尖嚣:”儿呀!……”。
发贴237
儿子重重跌下她的身子,半天才从恍惚中醒来,忧忧地想着什么,看着母亲,有些内疚和伤感,”快三十年了,我终于知道我还是个男人”他凄惨地说。
母亲也有些内疚,可她又想,若不这样儿子可能一辈子不知道自己是男人,她在用自己的身子和肉体使儿子变为真正的男人,她心里产生了一种慰籍,她想荣华富贵不可能人人有之,而人自身创造的幸福和快乐,却人人都该获得。
儿子突然悲鸣一声,手恋恋地在母亲胸乳上移动,说”妈妈,我对不起你,现在我就是死了,这辈子也值了”语调中有极强的哀怨。
母亲体味着儿子的苦楚,偎进儿子的怀里,儿子忧伤地歎一声,母亲一阵心疼,她可怜着儿子,把肥厚丰润的手放在儿子的小腹上,儿子的小腹一缩,凭她狂乱地动着。儿子又抚摸起母亲,揉搓得她软成一瘫泥,”摸吧!摸我呀……”母亲把肉肉喧喧的大腿缠在儿子的身上。儿子幸福地欢吟,让母亲感到无限的满足,是母亲给了儿子的快乐,给了儿子做男人的感觉。
母亲热汗湿了自己也湿了儿子,俩人都似在水上漂摇,摇啊摇啊,把伦理和母子的关係都搅碎了,做成了洩慾的铺垫,再以后儿子的梦里就会有母亲的气息缭绕,再以后儿子梦里就会有母亲的身子相伴。
儿子终于停止了勇猛,抓起自己的衣服,把母亲上上下下擦遍,母亲的气息令他发昏,迷醉。
儿子无限的满足又无限的依恋,吻着母亲雪白喧软的胸乳,艳红欲滴的顶珠,惑得儿子心痒,他觉得吮吸那乳头会解除一生的乾渴,他俯身吮在口中,吮到了臆思中的甘甜,滋润着他的生命,他把脸全埋进去,癡狂又贪婪。
从那次意想不到的失身给儿子以来,母亲又和儿子断断续续有过十次以上的乱伦经历,每当想起和儿子那销魂作爱时的兴奋,她都心旷神怡。
俗话说,越是禁吃的果子,越是香甜,更何况不到三十的儿子正当壮年,他那处男的急躁与粗暴,那近乎死去活来的爱慾,使她不时地想要品偿那滋味更加急切,她早已没有了内疚,即使那是见不得人的丑事,她认了,她愿意为儿子献身,每当他们相互需要时是那么的融合,她不会去顾及别人,在她的想像中,用自己老迈的身躯,给儿子最大的满足是神圣的。
父亲看到近来家里出现了空前的合睦,脸上挂满了笑容,他看到儿子一改常态,有说有笑,还不时诙谐地和父母逗笑,老伴也变得越来越年轻了。一天早饭的时候,儿子嘻笑着问母亲:”妈妈,你吃那么多,你的肚皮是什么做的,像个没底的罐?”母亲听了哧哧地笑,”放你爹的屁,老娘这肚皮说是个没底罐?你过来摸摸看那少了底?”儿子听了也乐了,”不摸,你那肚皮谁还不知道?”那时父亲在一旁也捂着嘴笑,这种突变使他那老实厚道的情感上产生了一种朦胧不解的感触。
两个月以后,他才发现妻子已成了他和儿子共同的老婆。
那天晚上,儿子在外面喝醉了酒,回来就在西屋睡了,半夜醒来竟发奇想,要和与父亲睡在东屋的母亲亲热一回,便在屋里发出几声呻吟,母亲听到了便去西屋’照看’父亲听到呻吟真以为儿子病了,母亲其照看一下是理所当然的,可妻子一去不返,而儿子的呻吟声突然变成了粗重喘息声,他敏锐地感觉到什么,不由自主地走过去,他看到儿子赤裸着躺在被窝里,母亲披着上衣用被子盖住下身,她的手在抚摸着儿子赤裸的躯体,没等他开口,妻子厉声训斥他,”老东西,孩子病了,你过来干吗?”"你出去,我不让你管!”儿子也厉声命令着,他无奈地退了出去,心中犯疑。
此后,儿子经常晚上有病呻吟,母亲也就闻声而至,终有一天夜里,父亲把她们母子捉姦在床,他发疯了,狂怒了,他要拚死和这两个畜牲算帐,他举起手中的棍子,但儿子用光裸的身体护着赤裸的母亲,儿子没有一点惊慌和胆怯,兽性和疯狂驱使他挥手夺下父亲手中的棍子,顺势将父亲撞倒在地上,并不慌不忙地从散乱的床上找出衣服递给母亲,爬在地上的父亲,挣扎着,哆嗦着半天站不起来。
作为父亲,他对儿子和母亲的乱伦行为无法容忍,可那毕竟是和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伴,那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他经过一翻自我折磨以后,自尊失败了,道义妥协了,从此,父亲的威严蕩然无存,他将这口恶气吞进肚里,于是他想到启求,希望用一个丈夫和父亲的感情去换得妻子和儿子的自省,他竟跪在妻子和儿子面前,双手撑地,老泪纵横恳求妻子和儿子保存这个家,让自己多活上几年。
母子俩见父亲彻底败下阵来,相互对视着,心里几乎笑出声来,儿子膘一眼跪在地上的父亲,训斥孩子似的说:”还不滚起来……丢人败兴。”
从此,儿子和母亲象脱僵的野马,没了管束,丈夫,父亲的沉默,使母亲和儿子更加放肆而疯狂了,不轮白天不论黑夜,不管丈夫在不在家,只要需要,儿子就和母亲扭做一团,去干那丧尽人伦的事,作为丈夫和父亲,他怎能容忍妻子和儿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干这种禽兽不如的勾当?可他太懦弱,太顾虑颜面了,那泪,那恨只能默默地流埋在心里。
一天夜里老两口刚躺下,父亲向妻子靠近,”要吗?让我玩一会好妈?”这是几天来他对妻子唯一的一句话,语调充满了对妻子的宽恕和乞求,颤抖的手缓缓地抚摸着妻子的头髮,面颊,,然后轻缓地将她的身子扳转过来,去寻找她的嘴唇。
黑暗中,母亲将脸埋起来,以背向着丈夫,羞耻而颤慄。她感到丈夫的嘴唇接触着她的嘴唇,在上面轻轻地滑动,随着口水的湿润,四片嘴唇相互磨擦着,母亲紧紧抿着嘴,紧张地提防着下一步的进行,满恼子在思索,用什么借口来回绝丈夫的欲求,就这样亲来吻去,丈夫也没有更大的进展,其实丈夫自己已经明白,妻子的身心早已署于儿子了,他认为这已是最大的满足了,随着他呼吸的急促,好像他已兴奋到了最高的程度,母亲愧疚地一下子全身一点力气也没了,她愧疚赎罪似地躺着,任凭丈夫的摆弄。
随着丈夫的急促喘息,一种生理的需求的冲动,莫名奇妙地升腾,也许是近日的压郁使他浑身火热,他突然脱去自己的全部衣裤,赤身裸体地扑向妻子,儘管妻子左右避让,一个劲推他,像求饶又像在忏悔地
发贴237
可这时的他,却一改往日的懦弱,像一头饿久的猛虎,全然不顾妻子凄泣的声态,一个翻身压在她妻子的酥体上,随着一件内衣,内裤的滑落,一条丰满滑腴的胴体展现在他的身下,高耸的乳峰像两团烈火,触得他肌肉颤动,肉体的触磨象电流一样发出一股股的钻心的酥感,在全身迴旋,妻子双腿间那神秘的禁区,黑簇簇的象团雾,像磁铁,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忘却了那不贞的源泉,忘却了那一度曾被儿子寻觅过的洞穴,他无法压抑内心的冲动,他饥渴的肉体证实他原谅了妻子,默认了他与儿子共享的肉体,他浑身颤抖着把自己的部位伸向妻子那使他最需要,最渴求的地方,剎时间天昏地暗,蛟龙翻滚,他要全身心地去体会,他发疯似的用双手握摸着双乳,身子在妻子身上强烈地窜动,嘴里还在不断喘着粗气,他在妻子的腿间找寻到了归宿,找寻到了疯狂,随着一阵激烈的抖动,一股热流灌窜全身,他终于趴在妻子的身上浑身尢如散了架,刚才那步入仙境的美妙享受,才是他最需要的,其它的一切都将无所顾及。
而她,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如果他坚持时间长点,可能她会无可奈何地产生快感,她谢罪似的扭动,哀怨的呻吟变成了与他的配合,她木然地听凭他的摆弄,让他发洩,他是合法的。
这时她的心情平缓下来,她搂着趴俯在她身上的丈夫,她知道他的自尊在阻止他向她提出质问,终归几十年的感情也不能向她轻易离婚,更不能向别人宣布她的罪状,他将怀着难言的苦衷,接受感情的欺骗,去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共同享用一个女人,她暗中好笑,又觉得丈夫可怜,这份感受导致她不再拒绝丈夫疯狂爱抚的余韵。
丈夫移下妻子的身体,手搭在她的小腹上,她轻呻一声,两腿渐渐鬆开,随之是另一种痉挛。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儿子在隔壁的西屋听到父母的房间里哼哼呀呀地声音不断,脸上涌起血潮,母亲圆溜溜的肥臀,那撩人的呻吟和粗喘,把他的心晃得迷迷乱乱,他人滚在床上,想着母亲的身子那样的暄软,由不得自己,作起自乐的事来,一股难奈的狂想使他暗骂了一句髒话,他起身去推父母的房门。
朦胧中他死盯着床上搅缠在一起白白的一团肉体,嘎然地分开了,羞怯万分,母亲嗔怨地颤声说:”你……你……怎么进来了?”
“我屋里太冷,冻得我直哆嗦。”
母亲终于明白了,儿子要跟父母睡一床,要在这里当着丈夫的面向她施爱,她的头晕了一下,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她看看丈夫,他早以扭过脸去,不知什么时候拉被子盖在身上,她知道丈夫不会表态了,就说:”那就睡这吧”,儿子脱鞋上床,在母亲身边空出的地方躺下来,儿子那粗壮的腿让母亲心慌意乱,她羞辱极了,心怦怦直跳,她总觉得丈夫在看着她,夜很深了,屋子里毫无声息,只有左右丈夫和儿子那粗重的喘息。
母亲吓了一跳,差点惊叫起来,儿子的手在她光裸的身上乱摸,急急的,寻到嚮往的地方,抚弄着那异常的滑润,把头埋进母亲的胸上,母亲又怕又羞又激动,她心里总想着一旁的丈夫,身子紧张得发紧,她很想哭,也很想笑,儿子把腿搅在她的腿上,一手搓弄着她的胸脯,她害怕似地轻吟一声,人已经酥软下来,她浑身木木的似乎很畅快,她不觉得抬起身子,她被儿子身体热烘烘的气息弄得娇羞万分,她”哎呀”了一声,不觉搂紧了儿子,一时间竟忘记了身边另一侧的丈夫。突然她听见丈夫歎息一声,身子挪动了一下,他并没发火。
母亲感到极度的愧疚,她可怜丈夫,听他歎吐心中的哀怨与无奈,她不禁泪水外涌,她伸手过去抚摸他的脊背,试图扳转他的身子,而丈夫执拗地躲避着,儿子放开了母亲,把一丝不挂的母亲推到父亲身前,父亲把身子又向下扎了扎,看到这副模样,儿子示意母亲对父亲进行挑逗,母亲俯身向前,开始抚摸和亲暱丈夫,她硬把他扳仰过来,她把嘴唇贴在丈夫的肚皮上,开始舔他的肚子,她的嘴慢慢地从肚子向下移动,疯狂地亲吻丈夫的大腿。
丈夫还是一声不吭。
她把嘴唇沿着丈夫的大腿根部滑进他的胯间,”啊……”他终于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他的下身急骤地勃了起来,他那男性破石惊天般地近乎垂直地挺立起来。
开始丈夫紧闭双眼,他感触着妻子灼热双唇的蠕动,一阵酸楚掠过心头。
妻子已不在是独署于他的妻子,她那富有弹性而柔韧的肌肤,已为儿子所享用,他恨不得立刻死去,他今后再也不能独享着肉体的温馨,独享那曾经使他心醉,使神驰无限的乐趣。现在眼挣挣地看着儿子搅在他和妻子中间,眼挣挣地看着儿子与母亲淫乱。他的心几乎要碎了。
他很想挺身去阻止,可他没那份勇气。
他的内心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斗,妻子曾劝他:我们的祖先是不分母子,不分父女,不分兄妹的,那时的人一定活得挺快乐,他们唯所欲为,根本没有罪恶感,将来我们也要成为祖先,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他想妻子的话也不无道理,不管怎么说,妻子还是自己的妻子,儿子还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他固执地要自己相信,即使眼下妻子被儿子佔有了,但她仍然是署于他的女人,他不愿抛弃自己的女人,更何况,妻子对他来说是这世界上生存的唯一信念,没有妻子他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他现在的处境仅仅是个培衬,他不能阻止母亲和儿子的淫情慾火,他愿意守候在妻子身边,因为如果他们在避开他的其他地方,让他们母子喧淫,他的精神忍耐的极限就会崩溃,非疯了不可。
妻子充满激情的爱抚,吮吸使他那半勃起的阴茎,在她嘴唇的蠕动压迫下立刻勃了起来,挺立着近乎垂直。
妻子用手抓紧丈夫的阴茎,贪婪地搓磨着,她感觉到他的身子在一阵阵地抽搐,”他爹,你怎么一声不吭?”妻子愧疚关切地问着,她觉出丈夫依然阴沉着脸,极力压抑着身体上那强烈的反响。
“儿啊,你还不向你爹认个错,傻看什么”她换了一种语气对儿子说。
听见母亲的话,儿子紧张盘算的心一缩,他看着母亲和父亲发疯的情景,那娇喘和呻吟声强烈地撞击着他的耳膜,他失神地凝视着母亲吮吸阴茎的动作,看着母亲望情地挑逗起父亲的情慾,他领悟母亲在帮他,要父亲无奈地接纳他,今后他将和父亲共享母亲那女人的躯体。
听了母亲的话,儿子在母亲的身后停止了抚摸,他用颤抖的声调说:”爹,我没法子,您饶了我……”
“你他妈的,抢你爹的老婆,睡你妈,你这畜牲,给我跪到一边去!”
他立时感到父亲的话里露出了转机,他漆行了两步跪在母亲的身旁:”对不起,我向您赔礼了”他双手撑在床上,身子恭恭敬敬地弯下去,轻颤地喃声向父亲讨饶。
“行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母亲媚态地看着儿子,一种兽慾之火在她的血管中猎猎的燃烧,”脱掉衣服,还不快来孝敬我们老俩”她急欲地浪声喘息着说。
儿子惊喜若狂他知道父亲再不拒绝他了,他迅速地播光衣服,母亲的手已在他的腿间了,”你着该死的,还真想入非非啊!”母亲握住儿子的阴茎摩挲着淫浪地逗弄着,”作为惩罚,你来伺候你爹”,母亲一手拖过儿子的头,把他按在父亲的胯间。
父亲不禁稍稍楞了下神,他没想到妻子会来着一手,他不禁暗暗吃惊,这女人这么多年里竟隐藏着如此强烈的慾望,他知道她竟然不惜任何代价,来趣悦于他,只有这样他才会完全认可,她才能无矩无束地一同享用两个男人。
父亲感到儿子炽烈的口腔紧裹着他的阴茎一深一浅地运动着,他看着妻子的头扎在儿子的腿间作着同样的运动,她的一只手紧压在自己的阴部,腿也在不断地扭曲,他感到了自己身子在急骤的膨胀,他无法忍受儿子的疯狂,妻子的诱惑,”我伺候您,您感到舒服吗?”儿子在忙碌的间隙粗喘吁吁地问,不知是在问父亲还是在问母亲。
妻子的眼神闪闪发光,不时吮起儿子的阴茎,凝视着儿子和父亲口淫的场景,她的腹部在急骤地起伏,连那隐隐现出鬆软的肚皮也随之波动。
父亲心想,这种情景再清楚不过地表明,妻子委身于儿子的意愿,她愿意她的肉体让丈夫和儿子共享,她愿意享用丈夫和儿子共同的撞击,她愿意被丈夫和儿子那强有力的男性所征服。
随着父亲面部与身体的一阵抽搐,他痛苦地呻吟出心中的苦闷,他难耐的欢叫着,”臭小子,滚……滚一边……一边去……”
儿子干得很卖力,他把父亲伺候得像只欢咬的狗,他不得不难耐地躲避儿子发疯的叼啄,他推开儿子,起身掀翻妻子的身子,用手分开她的大腿,挺直身子,把那挺立的阴茎不用引导地插进妻子腿间那隆起的裂缝。
母亲现在急切地需要的是强健的男性,是硬实的活体,她变得贪婪了,她急需一种贯穿身心的真实感触,正像人们说的:女人是为男人的阴茎服务的,女人天生的嘴多。她那女性的躯体,迫切地需要丈夫和儿子的阴茎同时的玷污,这想法使她产生了极其强烈的慾火,此时她希望自由自在地被丈夫和儿子共同地姦淫。
“啊,儿啊!”她突然叫出声来,”儿啊,妈要死了,啊,儿……把你的给我,求你……快点……”
儿子早已不失时怡地把臀部骑跨在母亲的脸上,他毫不留情,把阴茎伸进母亲那不断欢叫的口腔,母亲没法呼吸了,欢吟的呼喊变成阻塞的唔咽,她难耐地挣扎着,感到了窒息,被男性贯通似的折磨变得很舒服,每次的冲撞都使她发出欢快的低嚎,似悲似哀声声不断。
“舒服吗?”儿子的阴茎深深地抵进母亲的口腔,他感到她咽喉的蠕动,惬意地问母亲,
“呜……呕……”一窒息的呜噜,紧接着发出一声被释放的呻吟,”哦……噢……”母亲不顾一切地吐出憋闷,吸进空气,挣扎欢吟。
父亲那边也气喘吁吁地急促的一浅一深地运动了一阵,停缓下来,他用肩头支撑着妻子的双腿,探着身子双手抓握住妻子的双乳,他眼见着妻子从未有过的欢快,激动地喘得更厉害了,那精神的兴奋,激起强烈的快感,自己那本该早已萎软的阴茎,还在产生亢进,不知是閤家欢淫的刺激,不知是这一时突然解除的精神压抑,他那还在挺立的阴茎却是真实的。
父亲出现的那种兴奋的神情,母亲和儿子也有同感。
母亲裸露的身体里,隐藏着平时所没有过的强烈的性慾,她充满了好似深渊的慾望,她已经得到了满足,但是心中燃起的慾火仍在熊熊燃烧,不能熄灭,这是她第一次有了这样的体验。
儿子盘算着,父亲和自己在征服一个女人,这是,一个即是父亲的妻子,又是自己的母亲,的同一个女人,这次他和父亲达成力默契,他今后享有和父亲一样享用母亲的权力,他不尽要和父亲一样以征服者自居,他对喘息不止的父亲说:”来,我们换换。”
“你趴下,”他指着母亲说,显出一副跃跃欲势的样子。
“恩”
母亲翻身趴下来,儿子抱住母亲的肥臀,阴茎从臀部插进了母亲的体内,她觉得阴道被撕撑开来,硬实的活体伸向了子宫,儿子一只手抱住母亲的腹部,另一只手触摸着母亲的阴蒂,那一瞬间母亲快乐到了极点。

夜色激情小说-Yeses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