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士工房同人版-夜色小说

炼金术士工房同人版


翻译:道魔幽影(doumayukage)

排版:mssj1984

登场人物简介:

艾莉(elie)

全名为艾鲁菲露?多娜姆(elfir?traum)

15岁,152cm,40kg(cv:长泽美树)

炼金工房系列二代的主人公,在自己的村庄里,因为传染病而濒死的时候,被玛莉(玛洛娜)所救,因此让她下定决心要成为像玛莉一样的炼金术士。

(谜之声:像玛莉一样留级的话那就免了吧… ̄▽ ̄)

在生病以前本来就是个很有精神的女孩子,而且也不像玛莉那么粗鲁。虽然不擅长打扫,不过还是有花功夫把房间给整理乾净。从稍微有点贪吃,还有爱睡这点来看,也许她正在发育期吧…

和玛莉一样,一开始完全没有炼金术的能力,不过和玛莉不同,艾莉是从完全未知的情形下出发的,也许从资质来看,艾莉还在玛莉之上也说不定。

炼金术士艾莉(atelierelie)首登场。


爱赛儿?慧玛(eisel?weimar)

15岁,155cm,42kg(cv:饭塚雅弓)

王立炼金学院的新生,慧玛家的女儿,因此在几乎没有来自上流贵族成员的学校里,算是少数比较强势的学生。不过她在炼金术方面,有着相当优秀的资质,同时也会注意比自己优秀的人,像是诺狄斯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她的老师海美娜,和艾莉的老师英格丽是竞争对手,再加上诺狄斯总是在帮艾莉,因此在刚出现的时候,对艾莉的态度十分冷淡,不过她其实是个心地善良的温柔少女喔。

炼金术士艾莉(atelierelie)首登场。


玛莉(marie)

全名为玛洛娜(marlone)

19岁,158cm,49kg(cv:池泽春菜)

在「炼金术士玛莉」里登场的设定资料…

25岁,160cm,50kg(cv:冰上恭子)

在「炼金术士艾莉」里登场的设定资料…

炼金工房系列一代的主人公,艾莉的救命恩人和憧憬的对象。

(谜之声:因此有不少她们的百合同人…)

玛莉为了追求自己炼金术新的极限,而在世界各地旅行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目标是为了前往英格丽和多尼耶的出身地「艾鲁?巴德尔岛」,而正在调查种种留在大陆上的文献。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也有一说是为了让自己能更灵活华丽的使用炸弹…xd

「传说的两人」之一,以华丽的爆炸闻名的强者(?)…

炼金术士玛莉(ateliermarie)首登场。


西雅?德那斯塔克(schia?donnerstag)

19岁,152cm,40kg(cv:大泽つむぎ)

在「炼金术士玛莉」里登场的设定资料…

25岁,153cm,40kg(cv:大泽つむぎ)

在「炼金术士艾莉」里登场的设定资料…

玛莉的密友,纺织品事业大亨德那斯塔克家的独生女。最近和萨尔布鲁克有名的青年实业家结婚这件事,成为这里近日来的热门话题之一。虽然在六年后,终於有点大小姐的样子了,不过悠闲的性格和天生的毒舌,还是依然健在…

「传说的两人」之一,以鸡毛撢子与高级鸡毛撢子,和各种魔物战斗的强者(?)…

炼金术士玛莉(ateliermarie)首登场。



「怀念的工房」


从萨尔布鲁克出发后,已经过了一个月左右了。

艾莉在这个想领悟更高深炼金术的人,一定要拜访的地方,肯多尼斯的街上漫步着。迈着因为相当一段时间的船上生活,而略显蹒跚的脚步,她心里所想的是不久前出现在视野里的,那栋高大白色的建筑物。

勉强抑制住心中兴奋的艾莉,第一件要作的事情,就是确保今晚住的地方。
心想到这里的学院之后,一定要赶快倒杯水来,爽快的将它给一口气喝光。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期待中的那道厚重的门扉,终於出现在眼前了。站在门前的艾莉先是一个深呼吸后,用因为兴奋和紧张而微震的手,慢慢推开了它。
虽然眼中看到的模样,和萨尔布鲁克学院的,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不过回想起在途中发生过的各种事情,艾莉的瞳孔还是微微的湿润了起来。

「终於…来到这里了…」

(谜之声:玩家应该也很想说这句话吧…)

轻轻闭上眼睛,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感慨的艾莉,思绪正沉浸在心中蓦然涌出的宁静时,一个不算小声的女性声音,陡然传进了自己的耳里。

「唉呀?是你没错吧…好久不见了。看样子你的病,应该已经顺利治好了吧。」
发出声音的,是个看上去,似乎比罗曼茱还稍稍年长的女性。应该是初次见面的她,却用这么亲暱的语气和她说话,让艾莉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了些许警戒的念头,不过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时…

(病…难不成…)

知道自己有生过病这件事的,应该只有罗布森村的人们,和在学院里的英格丽老师。除此之外,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是炼金术大前辈的玛洛娜了!
当然,从萨尔布鲁克出发的时候,对能不能遇到她这件事情,也只抱着淡淡的期待而已,没想到真的会在这里和她重逢。不过说实在的,眼前的前辈和自己心里想像中的样子,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就是了…

(谜之声:不知道艾莉想像中的玛莉,是什么模样啊…)

「玛洛娜前辈!谢谢你以前救了我!我一直…一直很想亲口对你说声谢谢…
所以…!」艾莉强忍着随时会迸出的泪水,断断续续的说出了感谢的言语。
这是…打从艾莉捡回一条命之后,就一直想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说的。同时这也是,支持她不辞劳苦的前往萨尔布鲁克,努力学习炼金术的原动力…

「不必这么激动啦,对我来说…那时村里人们的道谢,就已经够了啦。」玛莉温柔的说道,阻止了艾莉这个话题的继续下去。

「我最后一次回去,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大家都还好吗?」

「是…是的。英格丽老师去年好像有来过这里,前辈没遇到吗?」

「咦…是那样啊?」

「没错,老师本来也是要去打那只海龙的,不过最后却被它给逃了。这件事的经过,在卡斯塔尼耶那里,似乎已经变成很热门的话题了。」

「嗯…这件事我不清楚,其实我也有想过要去对付它的。可是没想到那傢伙一看到我摆出的攻击姿势,就一个大波浪打过来,把我全身给淋的湿答答的之后,就飞也似的溜掉了…」

「前辈…实在太厉害了…」艾莉顿时露出了无比仰慕的眼神。

(谜之声:八成是看到玛莉准备拿炸弹扔它的关系吧…)

说到那件事,玛莉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旅行的一路上,所经历过的种种。直到想起现在还在肯多尼斯学院的门口时,她才回过神来…

「和萨尔布鲁克那边比起来,这里有不少那里没有的书,或是调合的材料哟。
希望你来这里,也能有些什么收穫就好了。」玛莉轻轻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淡金色的秀发也随着她的动作,掀起了层层的波浪:「那…我要走啦。」

说完后,玛莉就转身准备离去了。在不想让这个好不容易相遇的机会,白白溜走下,艾莉开口了:「那…那个,玛洛娜前辈。可以请你和我一起旅行吗?」
话才刚说完,艾莉就后悔了,心里暗自自责着,怎么才刚见到自己憧憬已久的前辈,就这么没礼貌的提出这种,像是在僱佣那样的要求啊。正当她正在为玛莉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而惶恐时,却出乎意料的看到玛莉凝望了她一会儿后,轻轻点了点头。

「好…当然没问题啦。」玛莉发出了,带着一丝感叹的言语:「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从僱人的那一边,变成被僱用的对象啦…」

「真的!?」艾莉兴奋的大声说道,同时扑到玛莉身前,露出了感激的眼神。
正当玛莉打算回答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小小的咳嗽声…

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头一看,发现学院附设图书馆里,那个负责的女管理员,正盯着自己看。虽然对方什么也没说,但是面无表情的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比直接大声痛骂还来的恐怖,就连玛莉看了,也十分难为情的低下了头。

「到外面再说吧…」玛莉悄声说道,那种如同罗布森村的坏孩子恶作剧后,被大人发现的神情,让艾莉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扑哧的一笑。而玛莉则转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无法理解艾莉到底是在笑些什么…

「啊…已经有两天没看过太阳啦。」走到学院外头的玛莉,迎着吹来的海风,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后,顺便活动了一下筋骨。

「两天…一直都待在图书馆里的吗?」艾莉用充满尊敬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自己的救命恩人,和心中憧憬的炼金术前辈。

「啊…那个…那里的椅子,躺起来很舒服…」玛莉无意间转头一望,看见艾莉眼里那无数的小星星后,回话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小了不少…

「……」艾莉无语,只觉得前辈在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开始迅速的破灭…
「那…那接下来,要去哪里呢?」见到艾莉那黯然的神情,让玛莉陡然觉得心里一痛,连忙转移起话题来了。

「前辈…有打算回萨尔布鲁克一趟吗?」艾莉连忙回过神来,嗫嚅的说出了目的地。因为害怕心中玛莉的形象,再次被本人破坏,她也不太敢继续问东问西了…

「好哟。」玛莉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正好在这里的研究,已经告一段落了。
而且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回萨尔布鲁克了。」

「一周后再出发可以吗?」艾莉打起精神后问道:「因为…我才刚到这里…」
「嗯…我知道了。」玛莉想起了什么之后,又加了一句:「这几天我都在学院里,有什么事的话,就到这里来找我。」

「是的,前辈!」

因为艾莉在肯多尼斯的时候,都没离开过玛莉身边,结果她最后要求的那一周,根本就没什么意义。要不是玛莉有带她在这附近逛过的话,搞不好她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最后竟然只来过这里的学院而已吧。

不过毕竟艾莉想成为炼金术士的原因,有一半左右是出在玛莉身上,她会有这种举动,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就是了…

返回萨尔布鲁克的归途,比去的时候还要快乐了许多。在路上聊天时,谈起了玛莉的研究史,充分的在艾莉动摇的心里,建立起新的威信。

在遇上妖魔的时候,那如同狮子般勇猛奋战的样子,让艾莉心中对她的尊敬,快要变成一种信仰般的感觉。不过那个新型炸弹的威力,似乎有点太强了。在好几次因为爆炸威力的波及,差点把自己给烤焦了之后,那种信仰的感觉,又开始有点淡化了…

(谜之声:…炼金爆弹狂?爆弹之炼金术师?)

总之,结束了将近一个月的旅行,终於回到了萨尔布鲁克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已经好的,像是多年相交的好友一样了。

「啊…总算到了,一路上还真累呢。」

「是啊…我都快走不动了…」

在萨尔布鲁克那道,令人怀念的门口前,两人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姑且不论因为长期一个人旅行,已经算是半个冒险者的玛莉,对体质较差的艾莉而言,如果没有那把手杖撑着的话,搞不好她连站着都有问题了。不管怎样,先回工房再说吧。

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过石板铺成的小道,目标就是那个怀念的住处。

「咦?是谁在家门口啊。」低头看着地面,无力的移动着脚步的艾莉完全没发现。不过扶着她的玛莉,倒是远远就看到了,有个她不认识的男性,正站在工房前。

听到了玛莉的声音后,对方也跑到了两人的面前。

「回来了啊,艾莉…不要紧吧?」

「啊…诺狄斯…」

「看你这样,应该不是「不要紧」吧。」诺狄斯看着风尘仆仆的艾莉,靠着手杖「龟速」前进的模样:「那我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好了。」

看着那名叫做诺狄斯的少年,露出了带着一丝遗憾的神情离开的样子,让玛莉不自觉的,联想起一个她认识的优等生。

「那个一板一眼的傢伙…现在应该正在睡觉吧…」玛莉发出了若有所思般的低语。

(谜之声:玩家应该很清楚是谁吧^^)

「咦?前辈刚刚说了些什么吗?」

「啊…没有啦,先回家再说吧。」玛莉像是要把刚才的思绪甩开一般,用力的摇了摇头,随即推着艾莉的背,一起走进了工房。

进了屋子之后,超过了忍耐界限的艾莉,立刻一直线的,倒进一旁的椅子里不动了。而玛莉则熟练的倒了一杯水给她,这种场面如果让不知情的人看到的话,搞不好会以为玛莉才是屋主吧。

(谜之声:前任屋主…)

「谢…谢谢…」

「稍微舒服些了吗?最后那一段路,我们简直就像是急行军一样呢。」
「是啊…」

「嗯…还真怀念啊,我以前的家…」见到艾莉一口气把那杯水喝光后,玛莉早有准备的再递了一杯给她。同时趁她在喝水的时候,坐到对面的那张椅子上,环视着这间工房:「不过…工房的样子,跟我还住这儿的时后,几乎一模一样。
艾莉…你不擅长打扫对吧?」

「啊?不,那个…嘿嘿…」自己最在意的缺点,被憧憬的前辈一眼看穿。艾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都红到耳朵去了。

「不必那么不好意思嘛…」不过玛莉倒是亲切的,对艾莉坦白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擅长哟,或者应该说…几乎都没有自己动手打扫过。」

(谜之声:八成都是叫「活生生扫把」,或是妖精来打扫的…)

「嗯…那个…这件事,我有听英格丽老师说过哟。」

「连那种事都拿来说啊…」玛莉抓抓头,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其实啊…英格丽老师自己,在打扫这方面,也不怎么拿手的哟。」

「咦?是那样吗?」

「她总是因为一时的兴趣,就做出一些奇怪的道具来,不但舍不得丢,而且也没时间整理。上次进她的房里看到时,就是那样啦。」玛莉说起了艾莉不知道的,英格丽老师的另一面,心想(既然她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啦…)

「嘿~我都不知道有这种事耶…」

「改天找机会,偷偷去看看就知道了,差不多就像我说的那样。」看着艾莉因为自己的话而笑了起来,玛莉高兴的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么…稍微休息一下,洗澡水很快就好了哟。」

(谜之声:似乎这就是为什么,艾莉会拿「橡实爆弹」炸开英格丽老师房间的原因之一…)

註:满足必要条件后,本事件会以4%的机率随机发生… ̄▽ ̄事件发生后有三个选项,「踹开」、「炸开」、「没办法」,会有不同的影响。

各位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试试看。

「啊…怎么连这个也知道,我已经想休息了耶。」艾莉娇嗔了一声:「前辈好坏哟。」

「好了好了…」玛莉理所当然般的回了一句:「别忘了…我以前可是住过这里的,而且这可是我的精心傑作啊,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在工房里,玛莉自行装上的这套装置,在萨尔布鲁克里,是几乎只有贵族阶级才有的东西。之所以没有普及化,是因为一般的家庭,负担不起燃料的费用。
当初会有这样东西,其实是因为玛莉懒得天天跑澡堂的缘故,所以研究了一下之后,把它所需的能源,改由利用炼金术制造的装置供应。当然后来住进去的艾莉,也沾了她的光,将它兼具研究和实际利益的,活用着这样东西。

看着玛莉走进里头之后,艾莉也连忙跟了进去。其实仔细想想,休息之前先洗个澡,把疲劳先洗掉一些也不是坏事啊,乾脆就坦率的接受前辈的好意了。

将长期旅行的疲劳和髒污一起洗掉后,全身一轻的两人,就准备要睡了。
「只有一张床啊…那我打地铺好了,毕竟你才是现在的屋主啊。」

「怎么可以,床应该给玛莉前辈才对啊!」

想当然,艾莉怎么可能会同意啊。

「不然…我们就一起睡吧。」玛莉一边取下身上的饰品,同时推荐了另一个妥协的方案。

「一…一起…?」艾莉讶异的睁大了眼睛。

「难道…我有那么讨厌吗?」玛莉一脸无辜的,看着艾莉说道。

「不…不对!绝对不是那样!」艾莉的语气,顿时慌乱了起来。

「那就这么决定啦!」玛莉半强势的作出了决定,毕竟继续再和艾莉争论这些的话,根本就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同时她也大大方方的,把身上的浴袍脱下来扔到一旁去。

覆在上面…或者应该说是被从下头撑起来的内衣,毫不保留的描绘着,丰满的胸部和诱人的曲线。见到随着玛莉的动作而摇晃的那个部位,让艾莉不知不觉的,有种郁闷的心情。

(那里…看起来好像比露薏丝还大耶…)

艾莉呆呆的看了玛莉丰满的胸部一会儿之后,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那里。
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根本不能比啊…t_t

「嗯?有什么问题吗?」注意到艾莉突然低着头发呆的举动后,玛莉好奇的问道。

「啊…不…那…那里…在调合的时候,不会造成妨碍吗?」艾莉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心里在想的事情。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话有多么失礼。她惊慌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可以对前辈说,是那里在调合的时候,会造成妨碍的呢~?」玛莉向艾莉眨了眨眼睛之后,用明知故问般的语气问道,同时对这个出言不逊(?)的晚辈,使出了传说中可以对肉体和精神,一起造成巨大打击的究极抓技(?)!

(玛莉:…玛莉秘技?「幸福的地狱」!!)

只见玛莉突然把艾莉按倒在床上,再压住她的后脑杓,将惊慌的小脸给「塞」
进了自己胸部的山谷里!洁白高耸的乳峰,像是在强调她们的存在一般,紧紧的贴在艾莉面前,让刚洗完澡的肌肤,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随着时间的经过,艾莉用力挣扎的手脚,开始逐渐软了下来。

「对…对不起…」呼吸困难的艾莉,气息微弱的道歉着,不过因为小脸整个被「埋」进中间的山谷里,无法挣脱的关系,玛莉除了知道她的嘴巴,正在那里一张一合的之外,完全听不到她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艾莉:呜呜呜…不…不愧是…传说中的秘技…)

(玛莉:呼呼…还有合体技,「软绵绵的棉花糖地狱」哟^^)

(谜之声:…就是一击ko掉某魔法老师的那招吗?)

「好好反省了吗?」过了大概一分钟后,玛莉才把艾莉给放开来…

「是…是的…」解除了这个令人窒息(羨慕?)的姿势后,正在大声喘气的艾莉,断断续续的回答着,同时她呼出来的气息,拂过玛莉的胸部时,也为她的身体,带来了一丝丝酥麻的骚动感…

「呼呼……」

「啊…那…那个…真的很对不起!」正在喘气的艾莉,瞳孔不自觉的,和玛莉饶富兴趣的眼神偶然相对后,她的心里再次莫名的,冒出一股慌乱感…

「嘻嘻…不必在意,刚才只是在逗逗艾莉而已啦。」看着艾莉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玛莉笑着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知道自己刚刚竟然被当成玩具之后,艾莉的脸颊顿时鼓了起来,不过随即也跟着笑了出来。

虽然经过了疲劳的旅行,但是在睡前,裹在棉被里的两人,还是开始聊起了属於少女们的悄悄话。热烈的程度,让艾莉像要抱着枕头,一口气聊到天亮似的。
玛莉与艾莉两人的睡前密语,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连油灯都熄了,两人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聊了多久的悄悄话(八卦?)。正当她们换上另一盏小灯,正准备要睡的时候,艾莉无意间说出的一句话,却陡然吹跑了玛莉所有的睡意…

「在肯多尼斯的学会那里听说,玛莉前辈有喜欢的男生是吗?」

「啊…你是指克莱斯的事啊…」

玛莉眉头微皱,露出了像是一口灌进一杯,廉价葡萄酒般的神情,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那样,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个人…似乎很喜欢玛洛娜前辈的样子哟。」

「咦!?别开玩笑了!这只是其他人随便乱说的而已啦。」

「是这样吗?不过你们好像很合的样子耶…」

「很合…如果艾莉你再这样说的话,我会生气的哟。」

「可是前辈说到那个人的事情时,似乎很快乐的样子,不是吗?是害羞的关系吗?」

「我哪里害羞了啊?」

「咦~可是…」

「到此为止啦!」玛莉最后用前辈的威严,中断了这次的争论,其实她也知道克莱斯对她有好感这件事。可惜玛莉还是对这傢伙,真的没什么兴趣就是了…
(谜之声:关於玛莉真正的「兴趣」啊…呜呼呼…)

「对了…那艾莉呢?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在被追问的狼狈不堪之后,玛莉也不甘示弱的,开始进行反击了。

「咦~呃…嘿嘿…」来自前辈那突如其来的询问,让突然遇到「反击技」的艾莉吓了一跳。不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和爱赛儿之间的关系,再加上担心说了之后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她决定先瞒着玛莉这件事:「还…还没有啦…」
(谜之声:艾莉和爱赛儿的关系啊,当然是…)

大概是想报刚才的一箭之仇吧,这回换成玛莉开始追问了…

「真的吗~?」玛莉不怀好意的问道:「回工房的时候,不是有个男孩子站在那里吗,那是谁啊~?」

「那个…诺狄斯,只不过跟我一样,是英格丽老师的学生而已啦…」艾莉把头别到一旁,心虚的回答着。虽然这的确是事实没错,不过玛莉有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打发过去吗?

「呼呼呼~是这样啊,那我来确认一下好了~」玛莉一脸坏笑着说道,同时冷不防的从后头抱住了艾莉,双手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抚弄着她胸前的小丘…

「噫…!?」

艾莉不断挣扎着,但对方可是实力不比那些冒险者差的玛莉啊。在极为明显的力量差距下,不论她作出什么举动,都还是脱离不了玛莉的魔掌。再加上丰满柔软的胸部,整个贴在自己背上来回摩擦,那微妙的骚动所带来的奇妙感觉,也让艾莉挣扎的举动,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减弱了…

「玛洛娜…前辈…住…住手好吗…」

完全无视着艾莉的哀求,专心进行「确认」工作的玛莉,敏锐的发现到,虽然艾莉的胸部,只有刚好盈握的程度而已,不过这可丝毫不影响,摸起来的舒服触感。

「唉呀?不错不错…相当敏感呢,嘻嘻…为什么会这样呢?」从艾莉的嘴里泄漏出来的可爱声音,不断撩拨着玛莉的本能。两人刚洗完澡的洁白肌肤,也开始逐渐泛起了,代表了情欲的粉红色彩。

玛莉同时也注意到了,就算自己是艾莉憧憬已久的前辈,不过被同性这样挑逗了一下,就有这么大的反应,这可不寻常呢。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根据自己的丰富经验(?),玛莉察觉到眼前的艾莉,一定有和自己相同的「兴趣」。想到这里之后,她就更加用心的,努力在可爱的晚辈身上,好好发挥出自己的「本领」了。

「嗯…嗯啊…!敏…敏感什么…才…才没有啦…」

「呼呼呼…还在死鸭子嘴硬啊,没关系…等一下你就会自己承认啦~」玛莉已经完全忘记了原来的目的,现在她的思考,已经完全沉迷在,玩弄眼前这个仰慕自己的晚辈这件事上了…

只见玛莉悄悄的,从放在一旁的行李袋里头,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接着将盖子打开,倒了一点透明粘稠的液体,在手上慢慢搓揉着。

「啊…啊啊!那…那是什么?」

可是玛莉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默默的在艾莉肌肤露出来的部分,缓缓涂上这不明的液体。粘滑的触感,给她带来一种既苦闷,又舒服的怪异感觉…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玛莉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同时说出了谜样的言语:「如果真的要给这样东西一个名字的话,那就请你叫它…「玛莉sp」吧。如何~?皮肤有没有觉得很舒服啊?」

註:玛莉sp,mariespeziell.speziell是德语,与special同义…

「嘻……」听到这个没格调的名字,再加上那故作夸张的搞笑语气,让艾莉不觉失笑。

不过就跟玛莉说的一样,一开始那种粘腻感,很快就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蔓延全身的舒爽感觉。而且身体还有种,彷彿这个液体正逐渐从肌肤,渗进自己体内般的错觉。

「真的哟…这可是为了维持皮肤的光滑,特别调合的哟。」玛莉似笑非笑的,看着艾莉说道:「不过…只要对其中的成分,作出一点点改变的话,效果就会有很~大的变化哟…」

「啊……啊……」

玛莉的话还没说完,艾莉的身体就已经开始感到不对劲了。一阵阵刺刺痒痒,像是被羽毛轻轻拂过的感觉,突然袭击了全身。别说是抓了,就算只是盖着的棉被轻轻擦过,也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刺激。

「今天是特别大放送,全身都要涂哟~」玛莉一脸坏笑的将艾莉的身体一转,从背后熟练的,把手给探进轻薄的睡衣里。沾满不明液体的双手,迅速她光滑的肌肤上肆虐着:「呼呼…这个可爱的地方,当然也不能错过了哟~」

玛莉的手掌轻轻一滑,缓缓侵入了艾莉股间秘密的的地方后,一边爱抚一边将粘腻的液体,细心的涂在那里每一吋的敏感肌肤上。接着将身体一翻,轻轻的跨坐到艾莉身上…

「嘻…现在觉得怎样啊?要不要形容一下呢?」

「啊…拜…拜託…」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如同巨浪席卷全身般快感,艾莉两手紧紧握住床单,一边发出微弱的喘息,同时两眼噙满晶莹的泪水,向玛莉发出了哀鸣…

「拜託什么呢?」玛莉得意的看着,无力的在自己身下,不断一颤又一颤的娇驱:「不说清楚的话,我可不知道哟~」

「请…请把…衣…衣服…脱…脱…脱掉…」

「在那之前先告诉我,艾莉以前有过这种经验吗?」

「没…没有…」

「这样啊…那为什么可爱的小艾莉,这么容易就有感觉了呢?」玛莉露出十分享受的神情,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少女的反应,同时一手轻轻滑进睡衣里头,放肆的在光滑平坦,不带一丝赘肉的小腹上抚摸着。在玛莉的爱抚挑逗下,艾莉娇小的身体猛然一仰,快感在被「玛莉sp」放大了无数倍下,席卷向全身。

「那样…我…没…嗯…啊…啊啊…」

「真可爱…都已经这样了,还这么不坦白啊~」其实玛莉也正期待着艾莉这么说,因为这样她才有理由,对可爱的晚辈,继续「严刑逼供」(?)下去…

「噫…!…啊…啊啊…」

玛莉缓缓的低下了头,凑进了艾莉睡衣胸部微微隆起的地方。在大量汗水与粘腻液体之下,单薄的睡衣早已被浸的湿濡一片,看着在湿透了的单薄布料覆盖下,若隐若现的浅桃色花蕾,玛莉轻轻伸出了舌头,隔着薄薄的睡衣,舔弄了起来。虽然从外表看不出那里有什么变化,但是玛莉知道,在自己的挑逗下,那里正迅速的充血尖硬了起来。

「呜啊…啊啊…那…那里…啊嗯…啊啊啊…」艾莉已经受不了了,因为自己平时和爱赛儿相爱的时候,她总是执拗的像小宝宝般,不停吸吮着自己的那个敏感部位。在不断的开发之下,艾莉也不知不觉的,喜欢上那里被玩弄的感觉…

「呜呼呼…那里怎样呢?」玛莉缓缓把头沿着艾莉的身体,移到了她脸颊旁边,不过手还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摆弄着睡衣胸口那,潮湿透明的布料,让它摩擦着充血勃起的花蕾。冰冷潮湿的温差和触感,与强烈的刺激交缠在一起,让艾莉体验到的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异样快感。

「啊啊…哈啊…嗯啊…玛…玛洛娜…前辈…」

艾莉之所以会这么快就变成这样的原因,除了玛莉高超的技术,和那瓶「玛莉sp」之外,也因为她有时躲在房里,沉耽在安慰自己身体的举动时,当作幻想对象的除了爱赛儿之外,也包括了眼前这位,自己憧憬已久的前辈,所以才…
(谜之声:不过艾莉还是没把爱赛儿给「招」出来就是了…)

「嘻…那就开始脱啦☆~」

听了这个回答之后,虽然艾莉没有再继续发出哀求,不过倒是换成玛莉,积极的开始褪下了,湿濡的粘在身上的衣物了。毕竟对她而言,答案的正确与否,其实一点意义也没有,她真正的目标,早在开始进行「确认」工作后不久,就已经移到了自己可爱的学妹身上了。

玛莉像是在享受一般,让早已佈满汗迹的轻薄衣物,慢慢滑过白嫩可爱的肌肤,再轻轻将名副其实的「贴」身衣物,从火热的女体上「揭」了下来。

特别是滑进睡衣底下,将潮湿到几乎可以拧出水来的下着褪下时,看到在衣物与花径间拉出的淫靡丝线,更是让玛莉感到一股熟悉的异样感觉,在自己体内火热的骚动着…

逐渐出现在眼前那柔滑娇嫩,却又带着些许稚气的年幼娇驱,再加上充满全身的火热欲望,立刻勾起了玛莉所有的「兴趣」和欲望。

轻轻将艾莉的双手摆成高举般的姿势,同时褪去早已湿透的最后一件衣物。
虽然佈满汗珠,但依然娇嫩可人的少女娇驱,在微弱的光线下,散发着诱惑的光彩。

同时玛莉自己也很快的卸下了,本来就不多的衣物,将自己那同样已经尖硬突起的胸尖凑了过去,在艾莉的花蕾上轻轻交缠爱抚着,顺着如同画圆般的摆动,撩拨着她的欲火。艾莉身上那些粘腻的液体,也随着这个动作,在两人嫣红的蓓蕾间,架起了一道淫靡的桥樑…

「哈啊…啊啊…好…好…舒…痒…啊啊啊…」在玛莉的乳尖接触的瞬间,艾莉的身体陡然一紧,在难以言喻的骚动下,彷彿在全身肆虐的痛痒感,又更加严重了。

「求…求求…前…前辈…再…再…再啊…啊啊啊…」

虽然是自己敏感的部位,不过只有那里的话,对艾莉还是不够的。立刻就理解了她想要什么的玛莉,将身体一沉,成熟高耸的双乳,顿时整个「盖」到了艾莉的身上。

「咕啊!…那个…厉害…好…好…」

像是要把艾莉娇小的身躯,给揉进自己体内一样。玛莉搂着艾莉的纤腰,靠着粘腻液体的润滑,用白皙高耸的双乳,挤压抚弄着艾莉的上半身,同时也把她的身体当成毛巾一般,让混合了汗水的粘滑液体沾满了自己身上。感到艾莉体温急遽上升的同时,玛莉自己也有了相同的感觉。

玛莉让紧贴的身体微微分开,用指腹轻轻抚摸了一下,艾莉胸前那已经充血到极点的花蕾,接着头凑了过去,吮吸舔弄起另一边的蓓蕾起来了…

「唔啊……!」

敏感的地方遭到直击之下,艾莉陡然发出重重的一喘。而且连第一声余音都还没消退,玛莉就展开了连续不断的猛烈攻击,一种像是被电流贯穿全身般的快感,猛然袭击了她每一吋的神经。

来自玛莉的爱抚,和平时作为对象的爱赛儿,有着微妙不同的韵律,带给她的除了强烈的快感之外,还有种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新鲜刺激感,让艾莉在追求这种刺激感之下,盈握的椒乳也不自觉的,渐渐凑向了玛莉的唇舌之间。

「那么舒服吗?看来艾莉也很坏呢~」

「粘粘滑滑…热…热热的…再…再…啊…啊啊…热…再…」

面对玛莉如同戏弄般的轻浮询问,艾莉颤抖着说出了害羞的坦白言语。话都还没说完,玛莉就又陡然开始进攻了起来。像是小动物在喝牛奶一般,轻轻舔吸着敏感花蕾的动作,让她的话才说到一半,接下来的部份就被忘情的娇吟所取代了。

「吻…有和别人这样过吗?」接着玛莉轻轻捧起艾莉嫣红的可爱小脸,看着迷乱的瞳孔问道。因为沉溺在快感的缘故,艾莉昏聩的呆视了玛莉一会儿之后,才点了点头…

「要…」虽然艾莉并没有回答,自己到底有没有过这种经验的问题,不过从她舌头的动作,诚实的说明了一切。两人在双唇相接的同时,艾莉如同本能般的伸长了舌头,在玛莉惊人的技巧引导下,让灵巧的舌尖,如胶似漆般的热烈交缠着。

「嗯…唔…啊…啊嗯…」

两人的香舌热烈的彼此缠绕着,贪婪的需索着对方。粗重的喘息声,和互相搅弄对方的唾液,所造成的淫乱声音,顿时充斥了整个昏暗的房间…

「啊…玛…玛莉…前辈…」在双唇分开的同时,依然贪恋着这一切的艾莉,伸手轻轻抱住玛莉,发出了嗫嚅的言语。

「什么~?」玛莉一边轻浮的回答着,同时顺势凑近了艾莉的脸颊,伸出舌头进攻起形状优美的耳朵,舔弄着娇小白嫩的耳垂。

艾莉像是要逃跑般的一缩,可惜她怎么逃的过经验丰富的前辈呢?在深情的挑逗下,快感像是从脑髓出发,不断向全身蔓延一样。

「唔啊…啊啊…嗯啊啊啊…」

「…再也不能忍下去了?」

「是…是的…」

「呼呼呼…其实我也一样哟,那就…一起来吧~」

在艾莉回答之前,玛莉就自己爬起来转过身体,轻轻捧起曲线优美的臀部,将脸蛋凑上艾莉的股间。在玛莉的秘唇挨近自己脸庞的同时,一滴滴带着异样气味的灼热水滴,轻轻洒在自己的脸上。

「噫…」

除了自己和爱赛儿以外,艾莉第一次看到其他人的那个部位。在明显的差异下,让艾莉微微发出了讶异的声音。覆盖在下腹部的纤毛,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繁茂,由层层肉摺组成的成熟秘唇,虽然带给自己些许的自卑感,但和爱赛儿一样的东西,同样也勾起了自己淫靡的欲望…

艾莉抱着和胸前一样柔软圆润的屁股,不断抚摸揉握着。接着伸出手指,轻轻抚摸试探着,在自己眼前做出「邀请」的花瓣,随着指头的挑逗,湿润的秘贝陡然轻轻一颤,随之溢出的爱液源源不绝的滴落,弄得她满脸都是。

「玛莉前辈…好厉害…已经这么湿了…」艾莉沿着红润的秘唇,舔着滴流而出的爱液,同时玛莉私密的部分,也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脸蛋了。

「艾莉的这里好可爱哟,我要开动了喔…好吗?」

「好…好的…」

在艾莉的舌头触上自己的花瓣后不久,玛莉也来来回回的进攻起,艾莉湿润无比的蜜裂了。玛莉像是深吻一般,抱住艾莉的大腿,用陶醉的动作不慌不忙的吮吸舔弄着。

只见玛莉的手指轻轻将微开的秘贝,拨到足以让舌尖进去的程度,接着由浅到深的逐渐加大它的动作,敏感的肉壁在这途中,也不断分泌出滑溜的爱液,帮助玛莉的入侵,很快的她的整条舌头,已经深深埋进火热的花径里头了…

「啊…啊嗯…那…那里…再来…再…再来嘛…」

艾莉纤细的腰肢不停颤抖着,哀求着玛莉继续进到更深的地方,深深埋进自己的体内,狠狠玩弄自己体内那既灼热又麻痒,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存在

彷彿是在嘲弄艾莉一般,玛莉竟然将舌头抽了出来,让艾莉因为突如其来的空虚,而埋怨般的发出娇嗔时,突然伸出手来,轻揉着她的阴蒂,并将指头给埋进艾莉的蜜穴里。

「噫…啊…啊啊啊!…玛…玛…莉…前…前…」

爱液横流的花径轻而易举的,就将玛莉的手指给「吞」了进去,在艾莉膣内活动的纤细手指,一边上下微微晃动,一边在柔嫩的肉壁里挖出前进的空间,没多就直没到指根去了。

如同在里头搅拌一般的刺激,立刻让艾莉的纤腰产生了欢喜的痉挛。当手指的尖端,触及自己肉壁深处的某个地方时,虽然纤细的手指长度,再长也不过几吋而已,但是却让艾莉有种像是玛莉的手指,沿着自己的脊柱,直接串刺到脑髓一般的错乱感。

「噫啊…啊啊…玛…玛莉前辈…人…人家已经…不行了…唔…啊啊啊啊!」
随着艾莉娇淫声调的陡然提高,一股泡沫状的浊白淫液,同时从艾莉的肉壁里喷出,整个洒在玛莉的手上。这也同时成了快感的板机,让玛莉迎接了一次小高潮。

「嗯…再一次吧?」

大概是因为自己刚刚太沉迷在,享受艾莉可爱反应的关系。不知不觉把艾莉当成玩具的结果,就是到后来几乎都是玛莉在活动,直到最后艾莉已经筋疲力尽了,可是玛莉却还没满足…

玛莉微微一笑,用沾满艾莉浊白爱液的手指,在她身上又沾了一些,已经不知道混合了多少两人汁液的粘滑液体后,在自己依然欲求不满的花径里抽送着,让艾莉高潮的淫汁沾满自己火热的肉壁。接着轻轻抬起已经软倒在自己身下的艾莉一只脚,扭动着腰让两人的秘唇相合。

敏感无比的秘处,紧密的连接着,艾莉那略显稀疏的纤毛,和玛莉的丰茂呈现了强烈的对比。在混合了两人汁液的滑溜液体润滑下,又开始进行了情欲的动作。

「前…前辈?」

「嘻嘻…很舒服对吧?」

刚刚才迎接一次高潮绝顶,因而敏感无比的秘处又遭到进攻,在放大了无数倍的刺激下,艾莉勉强抬起了半个身子,讶然看着玛莉的举动。

面对晚辈的疑问,玛莉毫不以为意的,顺势托起艾莉的小脸,在她的唇瓣上轻轻一吻。随着那如同信号般的动作,玛莉的腰肢开始进行了灵巧而激烈的动作,像是要嚐尽艾莉淫乱秘贝的每一处般,紧贴着充血的花瓣,不停的来回交缠逗弄着…

「等…等一…我…不…啊…啊啊…」

咕啾咕啾的淫靡水声,在艾莉的耳里变的无比清晰,简直有种直接在脑海里回响般的错觉。这种像是每次呼吸,就带来一阵愉悦感般的深吻,别说是爱赛儿了,就连自己也办不到。

虽然身体因为刚刚的那次高潮,已经酸软无比了,但在对快感的贪欲之下,艾莉的腰肢还是本能的,开始配合起玛莉的动作…

玛莉知道艾莉的体力,已经濒临耗尽的边缘了,於是她温柔的将艾莉的手,从紧抓的床单上解了下来。两人就这么双脚交错,保持秘处相接的对坐着,充血勃起的尖硬花心,也深深的咬合在一起。同时艾莉筋疲力尽的身体,也被当成娃娃一般,由玛莉来主导一切的动作,以减少体力的消耗。

「唔…好棒…好棒哟…艾莉…」

「噫啊啊!哈啊…啊啊…我…我…啊嗯…」

艾莉那发出快感娇吟的嘴巴,很快就被玛莉堵上了。只见玛莉完全不在意口水会流出来的,用舌头舔弄着嘴里的每一处,不管是舌根、牙龈还是脸颊内侧都不放过,简直就像是,想一一蹂躏着艾莉口中的每一个角落似的。

「呜…唔…嗯…哈…哈啊…」

在玛莉气势汹汹的侵犯下,发泡的唾液从嘴角溢了出来,顺着细緻的下巴流下,一滴滴的掉在玛莉丰满的乳房上。

接着她抱起艾莉的身体,将她紧贴着自己,抓着她微隆的小丘不断向前顶着,让已经红肿不堪的娇嫩花心,与自己的秘处毫无间隙的紧贴在一起。

爱液横流的秘唇和同样已经湿热无比的蜜穴,热情无比的不断接吻着。艾莉只觉得玛莉的蜜穴像是有吸引力一般,不断吸吮着自己坚挺的肉芽,带来一种甘美的麻痺感。

激烈…可怕…粗鲁,却又能够带来愉悦的激情动作和深吻,痠疼无力的身体无法抵抗的,变成别人的性玩具,可是对象却又是自己憧憬爱慕的前辈和救命恩人,种种刺激纠结在一起的倒错快感,很快就让艾莉迎接了另一次,更加激烈的高潮绝顶。

「呜啊…我…不行…又…又要…去…去…不…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没关系…我…我也…一…一起…呜…啊啊啊!」

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的,本能的发出了愉悦的声音。汗水淋漓的她们全身颤抖着,几乎同时的的往后一仰。如果从远一点的地方来看,就如同百合花盛开一般的景象。

(谜之声:这难道就是…为何gl又称「百合」的原因?)

嫣红的女体不停颤抖着,任凭蜂拥而出的爱液,喷洒在彼此最娇嫩的花蕊上。
身体在高潮余韵中,轻颤了几下后,体力较差的艾莉,先无力的软倒在床上。
玛莉则用最后的力量,让身体躺倒艾莉的身旁,就这么湿淋淋地相拥在一起,沉入了梦乡…

当玛莉和艾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下午将近黄昏的时候了。睡了至少有半天以上的两人,发呆般的看着朱红色的阳光。

「好像…有点太激烈了是吗?」轻轻抓了抓鼻子后,首先坐起身来的玛莉苦笑着说道。

「可是…很舒服啊。」不过艾莉倒是露出了快乐中,带着一丝娇羞的神情,用薄被裹着自己的裸躯,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憧憬的前辈…

(谜之声:要不要来一根事后烟啊…)

「这么说也对啦…算了,别管那么多了。」看着艾莉高兴的样子,玛莉也不打算再考虑那些了。

「那个…前辈,可以告诉人家,那个东西要怎么调合吗?」艾莉用撒娇般的语调,向又再次躺下的玛莉问道。

「呜呼呼…是打算用在谁身上呢?」玛莉的语气,又开始不正经了起来。
「呃…嘿嘿…这是秘密。」艾莉的脸颊陡然一红,看来在这紧要关头,她还想掩饰这些,玛莉早就已经略有察觉的东西啊…

「对了,工房今天可以借我一天吗?」玛莉看了一眼艾莉佈满红晕的俏脸,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坐了起来,换成比较认真的语气:「因为…有无论如何,也想在这里做的事。」

「咦?应该没问题吧…」

对艾莉而言,憧憬的先辈做出的请求,怎么可能拒绝呢?把身体清洗乾净之后,艾莉就半强迫的,被玛莉给送出了工房。昨晚那一夜荒淫(?)所带来的疲劳,和旅行所累积的劳累重叠在一起,让艾莉离开工房的脚步,似乎又更加蹒跚了…

「糟糕…今天晚上要睡哪里啊…」艾莉左思右想,最后的结果似乎只有一个地方而已。不过她并没有因此感到困扰,反而露出了快乐的笑容,往学院的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