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叹生活之喜欢值夜班的护士老婆

.
我是一个刚过而立之年的一家单位的小头头,单位是座清水衙门,所以自己的生活也过得清汤寡水的,但是不
能因为这些就颓废啊,日子还得继续过啊。


到是老婆为了补贴家用到处奔波,最近在一家私人医院找到了一份护士的工作,在闲暇时还利用自己的专业替
医院给患者做做B超检查,这样就会有份额外的收入了,看到妻子感觉到自己能为家庭做贡献而每天都兴高采烈的
样子,说句实话,对我的心理也是一种慰藉。毕竟两个人都有工作,收入会高些,这样我们的女儿会更好过些。


大人吗?也就这样了,毕竟无欲则刚吗?没见许多人都被无尽的欲望搞得身败名裂,甚至家破人亡吗?想想这
些心理不免有些自嘲起来,难道这就是吃不着葡头说葡萄酸的真实写照吗?


看看时间,快下班了,见同事们陆续打过招呼后都走的差不多了,有几个小年轻的过来叫我,张罗着要出去喝
点,被我拒绝了,血压最近有些高,在说还得给女儿做饭呢?


我也该收拾收拾打道回府了,走到单位门口时,发现阴霾的天空里星星点点的飘起了雪花,我下意识竖起了衣
领,感觉应该穿羽绒服了,不能和那些20多少的小伙子比啊。


如果没记错话今天应该是立冬吧?对啊,想起来了;今天早上新闻里已经说过了。现在记忆力也有所减退了,
都是缺乏锻炼被亚健康给闹的。这也许是大家的通病吧?似乎一夜间满大街都高血脂,高血压,糖尿病了。


想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自己不经意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还是去买菜吧,不是说立冬也是个重要的节令吗?
要放在古代,天子是要举行仪式祭拜的,可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卖菜的商场,由于是下班时间,大家都集中来卖菜,人群摩肩接踵的,遇到几个养眼的少妇,
顺便瞄了几眼,看来她们不是二奶类的贱货就是腐败官员的家属,来卖个菜,用的着化妆吗?用的着大冷天穿丝袜
吗?是不是都在家被冷落惯了,出来卖骚来了,想想也是,要都是良家妇女我们上那去看丝袜美腿。


不对啊,好像所有卖菜的摊床都集体开过会了似地,怎么菜价牌子上都写的是新价码啊?涨价,什么都在涨,
黄瓜,茄子,苦瓜,猪肉,水果,好像越是南方的东西价长的越猛。奶奶的,都是通货膨胀闹的,不知道那些整天
穿西装打领带,被桑拿蒸的红光满面的大佬们把需要调控的宏观和微观都调哪里去了,怕是调得离爪哇国不远了吧?


没办法啊,贵咱也得买啊,毕竟温饱咱还是必须得解决的啊,这是当前的重中之重啊,买了二斤精肉,二斤豆
角,三斤西红柿,还有一些鸡蛋,结完帐后,就手里拎得满满的往家走,路上不住的嘀咕,这鸡蛋也太贵了,都快
接近一元钱了,西红柿也是接近一元一个了,看来以后在吃菜,就得像民国时期买大米回家论粒查着吃了。


接近小区的时候,碰到几个相互熟悉的邻居,胡乱侃了几句,当然离不开通货膨胀导致的菜价上涨了,因为大
家手里都或多或少的拎着几样填饱肚子的动植物呢?


气喘吁吁的上了楼,拖鞋进屋,喝了杯热水就开始忙乎开了,因为老婆基本不回来吃饭,而且最近夜班也挺多
的,基本上不怎么回来睡,所以做饭的任务就当仁不让的落在了我的头上了。想到老婆经常夜班就不自觉的想到了
SZS论坛里经常看的医生和护士的经典色文了,妈的被这些色文搞得,就像老板和秘书,医生和护士不搞点龌龊
就对不起全世界似地,妈的老婆不会也是其中之一吧?给老子不知不觉的搞了顶荷叶帽戴上,即使是夏天能遮阴衲
凉,怕是也很少有人愿意接受啊。


想到这,不禁后背一阵发凉,点不会这么正吧?以前是传说,现在满大街都是的绿帽子会不会从天而降的忽忽
悠悠的飘到老子的头上啊?哎,都是让这不良的社会给闹的啊。如果你院子里有一颗还没有出墙的红杏,不久就会
被那些没事吃饱了撑得淫男们爬到院子的墙头上活活的给你向外拽出去。让你防不胜防啊?


更有甚者,在老板的淫威下,赤裸裸的威胁你,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要不就解雇你,妈的这都什么世道
啊,有些心地善良的一心为家的良家妇女们也就被逼得乖乖就范了。都是无耻的金钱万能的社会风气给熏染的,话
又说回来,金钱即使不是万能,就能买吃的,到那时怕不用人威迫利诱,妇女同胞们就为口吃的主动奉献了。


胡思乱想着,饭就做的差不多了,得去老师家接孩子了,妈的现在老师为了创收就变着法的剥削学生家长们,
就差在开学时,向学生要上家谱,来确定你祖上是不是高官,你现在能值多少银子,好借此来人尽其「财」地加以
利用。


然后在第一时间给每位学生发一张去老师家的最新地图,来准确的引导学生家长去咬紧牙关,争先恐后的去送
礼啊。因为班干部的任命和座位的次序都是和家长送礼的多少成正比的啊。


就拿我们孩子来说吗、每天中午在老师家吃,晚上在老师家写作业,这是必须的,当然不是免费的,当年岳飞
在老师家的窗外免费听课,已经是几百年的历史传说了。现在要是有老师对你说,给你孩子免费补课,恐怕得把我
们心里搞得七上八下,以为哪又做错了,赶紧送点东西安慰一下自己那禁不起忐忑的小心灵了。


走二十来分钟接完孩子,在走二十分钟回家。妈的为了老师一己私利,把大人和孩子都折腾的够呛。


在回来的路上,孩子和我说了一件令我电闪雷鸣的问题,说她们班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亲嘴了,那个小女孩我认
识啊,也和我女儿同岁啊,不过才8周岁啊?


怎么就……,都是电视给闹的,没事的时候除了喜洋洋与灰太狼就是什么偶像戏了,里面不时的就冒出个接吻
镜头,难怪小孩子们在效仿,都说小孩子接受力强,可也得分接受什么啊?


这亲嘴的事情不需要这早就掌握啊,你们唐诗还学会几首呢?


不说偶像剧,就是喜洋洋和灰太狼里不也一口一个老公老婆什么的叫着吗?


而且红太郎还活脱脱一个野蛮女友的翻版,长此以往的熏染着我们祖国的幼小花朵。某年后,我们伟大的祖国
还不忽如一夜春风来似的到处充满胡师傅铁锅声。


搞得满大街都是头顶着大包的苦命男人。到那时广电部和宣传部能负起责任吗?


对于女儿提出的问题,咱做家长的必须解释几句啊,防患于未然啊,别这事落自己孩子头上啊?


搜肠刮肚的想啊,本想引经据典的教育一翻,可历史上也从没有像我天朝如此进步的实例可批判啊。没办法,
就告诉孩子,你可能是你看错了,她们还小,什么也不懂,可能是不小心嘴碰到一起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
可千万不要向他们学习啊,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女儿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我也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这些屁话会起几斤几两的作用。心中不禁感叹如今世风之日
下的速度。


据说现在我们的高中那里,每天晚上都会有鞭炮声,当然黑灯瞎火的放鞭炮不是为了驱鬼御寒了,是他妈的男
女莘莘学子们在庆祝自己的初夜。难道这些未来祖国的栋梁,就这样在挥霍在自己屈指可数的青春吗?这代价也太
高了,用处女的鲜血来做做筹码?试问一下你们有几成机会终成眷属,即使是有,又能说明什么?


那……,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用践踏道德来形容此事,都怕对不起道德二字了,孔老二在世的话,怕是要吐
尽内脏而死不瞑目了。


哎,我们能看孩子到多大啊,看到初中就不错了,以后的事情在说吧。要是考个电影学院什么的,处女的问题
就不要考虑了,做家长真难啊。


回到家里和孩子吃完饭,安置完孩子睡觉后,无聊的打开电视机在看着,妈的同样一个电视剧被无数个地方台
演绎着,妈的早知当初何必花钱按有线呢?可不安有线你看个毛啊?


无意间看到老婆凉在阳台上是蕾丝内裤了,是几天前和老婆温纯过后老婆脱在家里洗完凉在那里的。心里不禁
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和老婆happy了,虽然现在已经过了每天都拿性生活当饭吃的日子,可时间久了也会
想起的,正在乱想时,听到门锁里传来一阵咔咔的响动,在寂静的夜晚里是很能引起人的注意的,除了老婆有钥匙
外在也不可能有人来开门了,难道是遇上了传说中的盗圣了。


正在想的时候,老婆已经开门进屋了,一脸阳光的对我笑道," 闺女睡了" ,妈的,男人的悲哀啊,在家里的
地位永远排在孩子之后啊。我看着老婆的一席护士装和被紧身裤衬托的性感的在托皮靴的臀部咽了口唾液说「睡半
天了,你怎么回来了」?」今天晚上患者少,我回来看看孩子,一会就走」停了一会「还有你」


说着脱完靴子就进了卧室,接着就听见卧室里传来一阵轻轻的亲吻声。母爱啊!


过了一小会,老婆一脸灿烂的挨着我坐到了沙发上,腻腻的说「老公,想没想我啊」「你说呢」老婆搂过我在
我的脸上和嘴边胡乱的亲了几下,在一阵响亮的亲吻声后,我忽然感觉我的小弟弟一凉,原来老婆已经把我的小弟
弟握在手里看是把玩上了。看来同样欲火中烧的不只是我一人啊?


随着老婆小手在我小弟弟上的不断运作,感觉到丹田的热气在不断的增加,小弟弟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马眼
也不自觉的向外吐着露珠。我温柔的对老婆说,跟我舔舔下面,老婆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示意着让我躺在沙发上,
我躺下的同时老婆已经脱下了我的内裤,接着一张涂满口红的小嘴就亲密的接触在我的小弟弟上了,我立刻舒服的
浑身一哆嗦,紧紧的抱住了老婆的头部。


老婆在我龟头的四周慢慢的舔了一阵,就开始把半个阴茎放在嘴里,像吃冰棍似的一口一口的细细的嘬起来了,
我也慢慢的开始适应老婆口交给我带来的刺激,放松的腾出一只手,开始抚摸老婆的乳房了,感觉老婆的乳房经过
我无数次的蹂躏和哺乳期的践踏已经没有处对象时挺拔了,不过软软的握在手中也有着别样的感觉,随着老婆的口
交,和我对老婆的抚摸,感觉小弟弟有些受不了了。


赶紧让老婆停下来,为了分散一下精力,投桃报李的也要给老婆意思一下,毕竟性交是两个人之间配合默契才
能共同达到高潮的,老婆娇羞的脱下了全部的衣服,慢慢的躺在了沙发上,我立刻压住老婆来个湿吻,这是我非常
喜欢的前戏之一,因为彼此间舌头和唾液的交流能很快的拉近两人的距离,给人一种互相完全接纳融合的快感,老
婆又恶作剧的开始咬我的舌头了。痛的我只直哆嗦,可没办法啊,话也说不出来啊,只能用手去掐她,老婆被我一
掐才停止了对我舌头的撕咬。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然后把我的头按向她的乳房,说句实在话,老婆的乳房是我的最爱了,老婆的乳房不大,但出奇的白,这也可
能是我喜欢的原因之一吧?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就叼住了老婆的乳房,开始疯狂的像吸奶一样吸了起来,把老
婆眉头痛的紧缩,打了我一下,告诉我小点劲。


我稍稍的收敛了一下,就开始一边吸舔乳房一边用手摸剩下的那只奶子,把腾出来的手伸到老婆的私密处,开
始抚摸老婆的阴阜部位,感觉老婆的小穴已经开始热乎乎的湿润起来了时。就赶紧放弃对乳房的进攻,开始用嘴给
老婆舔小穴,这是我和老婆都非常愿意做的一件事情。


我慢慢的把老婆已经开始发情的热气袭人的小穴轻轻的用手分开,看着曾经粉红的阴唇如今已经在我小弟弟无
数次的光顾后,开始变得有些暗红了,不禁感叹岁月的蹉跎和无情。我开始轻轻地用舌头舔了上去,明显的感到了
老婆身体绷紧的挺直了,手也紧跟着抓住了我的头发。


我心想,这才开始啊,一会就让你欲罢不能了,慢慢的舔了几下后,我就用嘴巴老婆的整个大阴唇吸进了嘴里
开始吞吐起来,这是老婆的屁股已经微微的翘了起来,我又有舌头开始上下的老婆的阴道口舔了起来,老婆屁股翘
的越来越高了,嘴里已经有低低的呻吟声了,抓着我头发的手也越来越用力了。


我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就开始重点进攻老婆的敏感地带,快速的舔起了老婆的阴蒂。这可是个力气活,一定要
保持很快的频率,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随着我对老婆阴蒂的快速舔吸,老婆的屁股已经翘到最高点了,小穴已经
不自觉的看是向外大量的涌出淫水了,弄得我满嘴满脸都是,这时老婆高叫道,行了行了,快上来吧。


我一看这情形立刻提枪上马,不费一点力气的在老婆的引导性噗嗤一声,把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小弟弟插进了老
婆的泛滥成灾,淫水横流的小穴。随着我和老婆爽的不自觉的两声轻哼,小弟弟已经义无反顾的钻到了老婆小穴的
底部。人生的所谓快乐再次充分的体现了出来。


由于老婆的充分润滑,在加上我也憋了好几天了,就没顾得怜香惜玉,直捣黄龙似的一通猛干,因为老婆一会
还得上班呢?所以不易于打持久战。这样也就没有换其他姿势,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跪在沙发上,腰里夹着老
婆的双腿,猛烈的冲击起来,老婆也热情似火的配合着我,就这样坚持着,在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活塞运动后,一泻
千里的射在了老婆小穴的底部。


完事后我气喘吁吁的趴在老婆的肚皮上,老婆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两人都想就这样像时间停止一样永远的
躺在这里。可这毕竟不现实啊,过了一会老婆推开我,从沙发上下来去卫生间清理去了,等老婆清理完出来,我也
进了卫生间简单的洗了下小弟弟我从卫生间出来时,老婆已经穿戴完毕,刚从我们的卧室看完孩子出来,抱住我,
亲了一下我的脸,就穿上靴子,打开房门上班去了,因为老婆的医院就在小区里,所以我也就没有送她上班。


老婆走后,我有看了一会电视,就困意浓浓的上床搂着女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隐约被手机铃声惊醒,一看号码,是一个非常要好的哥们,不能不接,万一有什么紧急事情呢?


「喂,这么晚了,有事吗?」「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吗?我们在喝酒,你快出来吧,我派车去接你了,不出来我
就叫司机在你楼下摁喇叭,」妈的这不是一群疯子吗?大半夜叫我起来去喝酒,况且老婆还没在家,难不成让我把
孩子一个人仍在家里?我气愤的说「不去,家里没人」「我不管,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司机摁喇叭」禽兽不如啊?」
好了,我就去,不过我到那看看就回来啊」。


慌慌张张的穿上衣服就下楼了,果然,朋友的汽车在那等着呢。上了车,一会就到了酒店,一群平时不错的狐
朋狗友正在那丑态百出的吆五喝六的在那狂饮呢。见我到了,立马一窝蜂似地嚷嚷起来,这个拿烟,那个倒酒的。


不知道喝了多久,我也有些迷糊,就推说孩子自己在家,我必须马上回去了。


就这样才好不容易的离开了酒桌,做朋友的车来到小区的楼下,习惯性的摸了一下钥匙,坏了,走的匆忙,钥
匙竟然忘带了。没办法,只好让司机先走,我去老婆那去取。


来到老婆的医院,发现门房已经趴在桌子上进入梦乡了,就没有打扰他,自顾的向里走去,来到老婆值班室,
门虚掩着,推门一看没人,顿时疑惑了,这大半夜的老婆去那里了?找找吧。不然我也进不去屋啊。


漫无目的的在医院的楼道里寻找着老婆的身影,楼道里所有的病人已经全部睡着了,使得空旷的楼道里寂静的
有些恐怖。在楼道的尽头有一间虚掩着的,写着手术室的门缝里露出些许的灯光,恍然大悟,原来老婆是在手术室
忙活,不对啊,怎么外面没有病人家属啊?难道……?


我晕晕乎乎的走到了手术室门口,慢慢的推开门探头向里看,见写着医生休息室的房间里面亮着灯光,走到门
口刚要进去就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吸引住了,仔细一听好像是两个人在做爱的声音,就无由来的一阵不详涌上心头,
不会是……?


见门没有关严,就恍恍惚惚的像靠近一些看个究竟,忽然感觉脚下有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差点没吐血,原
来是老婆的靴子放在了门口,看到老婆的靴子,感觉大脑先是一阵发胀,然后一阵空白,基本上确定了里面的狗男
女里的母狗就是老婆了。


可我还是不死心啊,就踉踉跄跄的扒开门缝往里看,也许是这对狗男女太投入了吧,也许根本就不会以为这时
还会有人来,所以就没有发现我正义的偷窥。


慢慢的视觉适应了里面的光线,发现一对男女正在背对着门口激烈的在女上男下的在苟合着,无论是从头发上,
还是声音上,还有背影上,我都再熟悉不过了。那个本应该坐在我身上的女人此刻正无耻的坐在了别人身上享受着
呢。


妈的,我就纳闷了,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老婆,还在我的胯下呻吟的女人,怎么一转眼就
变了。变得让我肝肠寸断啊,老婆的一声声呻吟,就像一把把刀子似地在剜我都心头,她的每一个动作都似乎在挤
压着我哗哗流血的心脏。


看着老婆白花花的身体在别人的身体上快乐的淫荡的运动着,我的心里五味俱全,这难道就是我深深地爱着的
老婆吗?是我孩子的母亲吗?想起了我们的初恋,想起了我们的结婚,想起了我们的一切一切……我的思绪被一声
高潮所带来的尖叫惊醒了,妈的我是来看戏的吗?


是个男人就不能咽下这口气啊?我必须报仇啊,杀了这王八蛋,可没有刀子啊,就随手拿起一件医院滴流用的
铁架子冲了上去,狠狠的向那还沉浸在高潮过后的享受中的王八蛋脑袋砸去。


那王八蛋的脑袋怎么扛得住我这拼命的一砸啊,随着那王八蛋的一声闷哼和老婆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一阵
鲜血渐的我满脸都是,我看到这里,望着被吓得僵住了的老婆。哈哈的狂笑起来。


突然感觉有人在后面推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女儿,哎,奇怪了,女儿怎么来了,正在迷惑间,被女儿一顿掐,
嘴里还喊着,爸爸,都亮天了,你不起来给我做饭,哈哈的怪笑,吓死我了。


反应过来了,原来是做了个噩梦啊,不觉的一阵苦笑,难道真的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