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底下别叫爸爸-乱伦小说




躲在不远处的墙角背后,贾莉再一次偷偷地探出脑袋往产生声音的方向望去,这做贼般的滋味并不好受,但贾莉却不得不这么做。 门里的女人打开门。 那里的男女毫不避讳地拥抱在了一起,丝毫不避讳。 贾莉呆呆地站在角落里,她已经探出了全部的身躯,手里提着的袋子「砰」地一声掉落在地上,之前买的水果和蔬菜洒落了一地。 空旷的走廊激起一阵声响,惊动了正在拥抱的男女,转过头,看见贾莉,周建鹏只是开始有一些轻微的惊讶,马上又镇定了下来,完全不像是一副被妻子抓到偷情第三者的样子。 贾莉气急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整个高挑的娇躯浑身都在颤抖,似乎是随时都会爆发。 「你敢跟踪我!」 周建鹏毫无愧疚之色,反倒是厉声质问起贾莉来。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 贾莉的吼声歇斯底里起来,这也难怪,尽管她早就知道周建鹏在外面有第三者,但是她咆哮时手指指向的人竟赫然正是丁婷,那个她视为姐妹甚至是闺蜜,自认识至今已有十五年之久的丁婷! 周建鹏没有说话,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冒出了句:「现在你知道了不是更好吗?咱们也可以不用藏着掖着了!」 贾莉快要被周建鹏的态度气晕了过去,每一句话都像刺刀般扎向她的心脏。 一直没有说话的丁婷给周建鹏使了个眼色,周建鹏二话不说便向房间内走去。 走廊里只剩下贾莉和丁婷两个人,附近的邻居本就不多,仅有的怕也都上班去了,整个空旷的走道里安静的可怕。 「贾莉,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恨死我了,没想到是我吧。」 贾莉的眉毛倒竖,没有答话,只是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哼,也难怪,你自诩为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连自己的丈夫偷情的对象也不知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建鹏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 丁婷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像是刻意要凸起自己丰满的乳房似的,眼睛斜看着走廊窗外的风景,冷冷地说到。 「为什么这么做!」 贾莉强忍住自己的泪水,尽管她知道,这种背叛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承受的了,但好强的她绝不愿意在这个情敌面前低头示弱,现在哭出来,她就彻底败了。 「或许你会觉得我是个贱人,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建鹏他真心爱的是我,你有没有想过作为一个妻子难道就没有失责吗!」 丁婷的诘问让贾莉哑口无言。 没等贾莉反应过来,丁婷便又开口道:「贾莉你知道吗,我十一岁妈妈去世,刚进了孤儿福利院就被院长指着你说要向你学习;十四岁模特队来学校选拔,我拼命训练却还是被教练指着你说要好好努力;十九岁,我在模特大赛上终于拿了奖,却还是要站在季军的位置仰望着冠军的你!十多年来,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下,无论我多么努力,他们还是说我是你的影子!为什么!为什么我读完书转业上班还是会遇见你!还是会被吴姐指着你说要向模范员工学习!为什么!我多么想赢你一次!我想赢你一次!」 丁婷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响,自己的眼泪已经忍不住地崩塌了。 「哼,这就是你横刀夺爱的理由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 「你错了,你根本不了解建鹏,也给不了他想要的,这一局,我赢了!」 丁婷破涕为笑了,笑的很放肆。 「你这个贱货!」 贾莉终于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愤怒,她冲上去,想要把眼前这个第三者撕碎。 「够了!」 周建鹏洪亮的嗓音穿彻整个走廊。…… 春日里的气息是温暖的,和煦的,一切都愈发的有生机,愈发地变好了起来。 贾莉躺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眸里的神采显得略有黯淡。 公公老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饱经沧桑的手掌紧紧地握住贾莉纤细的手。 「小莉啊,我刚才已经嘱咐过医生了,今天晚上在这里住一晚,咱明天再回家。」 「嗯……」 贾莉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两天前发生的那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 老周拿起一只苹果,熟练地给贾莉削了起来。 「爸,我吃不下……您吃吧。」 贾莉的脸上似乎还在隐隐作痛,那是周建鹏的一巴掌,贾莉没有想到周建鹏真的会打她,绝情的一巴掌。 「不吃怎么行呢,你午饭就没扒拉几口,这样下去,还得进来。」 公公关心的话不无道理。「小莉啊,按说最近爸可没亏待你吧,你爱吃的爸一样没吝啬给你买。」 「嗯。」 「而且我看你这身子骨还比之前丰腴了些呢。」 「爸,我……」 「行了,你就别瞒着我了,这里的主任是我的老战友,他都和我说了,话说这次不进医院我都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爸,我本来想晚些告诉您的……」 「是我的?」 「说什么呢死老头子,当然是你的了!」 贾莉嘟哝着嘴。 老周猛地扑向了病床上的贾莉,深深地吻了下去,贾莉也热情地回应着,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打转。 「会被护士撞见的!」 「不会,撞见了也不怕!还有别死老头子死老头子的,以后你就是我亲媳妇儿,我就是你男人了。」 说完老周又飞快地亲了一下贾莉的樱桃小嘴。 「知道了爸。」 「还爸呢,以后私底下就别叫爸了。」 「那就叫你老头儿!」 贾莉调皮地一笑,尽是风情。 「小莉,终于看见你笑了,真好……」 老周也笑了,笑的那么灿烂。 「是那天晚上种下的吗?」 老周布满沧桑血丝的双眼直视着贾莉青春动人的明眸。 「嗯,您老六十六大寿那天。」 贾莉如实回答。 老周慢慢站起身来,长抒一口气:「那也快三个月了吧。」 老周顿了一下,「你以后可要注意了,少生气,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当心动了胎气。」 「嗯……怎么样,老了老了还当上爹了,心里痛快吧!」 老周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傻笑,他很确信贾莉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这不仅是对自己健康身体的自信,也是对儿媳贾莉的信任,而年近古稀之年竟然还能让年轻的女孩子怀上身孕,这宝刀未老的异样快感怕是没多少人能够体会的吧。 不但如此,如今一桩老周心中埋藏多年的心愿也终于达成了,老头不禁又爽朗的笑出声来,显得中气十足。 「我有儿子啦!」 老周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终于得知何为老夫聊发少年狂。 「你轻点!」 贾莉担心地望了望门口,生怕被门外路经的病人或是护士听见,又压低声音说到:「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 夕阳映射入窗,余晖显得格外动人,把病床上的美人儿映衬的娇媚欲滴。 「来,让我听听我儿子的声音。」 老周像个孩子般地调皮,耳朵贴在贾莉的肚子上。 「讨厌,才两个多月,能听见什么呀。」 贾莉娇媚的声音像是在谴责老周,又像是在撒娇。 「唉我说媳妇儿,那也就是说你没问题,是建鹏不行啊。」 「嗯,我以前自己去检查过,我这边没问题,我让他去医院检查,可他就是不肯,总把事情赖在我身上。」 「是,这小子特别犟,这点可真是不像我。」 「当然不像你,毕竟不是亲生的,怎么样,现在终于要有亲生儿子了,高兴吧!」 「高兴!高兴!」 老头儿哼着欢快的小曲儿,「我给你拿晚饭去。」 「我想吃虾!」 「知道了!」 星期一的傍晚,正值下班的高峰,人流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川流不息。与此同时的丁婷正躲在连锁酒店的房间内,两天前和贾莉的交锋,其实她也很害怕。 当天她就打了辞职报告,然后退了租的那套老公房,也不敢住到周建鹏那里去,就在酒店开了房,正逢双休日,周建鹏也一直陪着她。 丁婷太了解贾莉了,她知道贾莉不会就这么放过她,她想要转正绝没那么容易,更可怕的是她不知道贾莉会如何报复她。 今后的路怎么走,她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她必须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寄托在周建鹏身上,为了她的下半辈子她也要豁出去了。 门铃响了,丁婷警惕地问了声「谁?」 「是我啊,老婆。」 听到这一声「老婆」,丁婷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她迅疾地打开门,一个箭步冲上去和周建鹏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好了,没事儿了。有我呢。」 周建鹏用脚一蹬,门立刻就关上了。 「别哭了亲爱的,这一天想我了吧?我明天不去上班了,在这里好好陪你。」 「叫我老婆。」 「啊?」 「你叫啊!」 丁婷的泪花还没散去,粉拳击打着周建鹏的胸膛撒着娇。 「老婆!」 丁婷美妙的红唇没等周建鹏反应过来,以飞快的速度贴了上去,一阵激烈而深沉的舌吻,继而两人扑到在酒店宽大松软的床上。 一段惊天动地的翻云覆雨。 「上次你打了她,真的不要紧吗?」 云雨过后的丁婷脸色绯红,娇喘着粗气问道。 「老婆,我想过了,这样也好,大家都把事情挑明了,周末我找她商量下就把婚离了。」 周建鹏的话字字斩钉截铁,无比振奋着丁婷的内心。 「那钱怎么办,给她二十万?」 「恐怕不止,亏得我早就把不少钱全部转到你的账上了,我后来买的那套房子怕是要分给她一半,条件是她得从我爸那里滚出去。」 「你爸……他会接受我吗?」 「放心吧,时间长了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最近工作顺利吗?」 「还行吧,这你就别管了……和她离完婚,我们就去买房子,你搬过来,然后我们结婚,怎么样?蜜月旅行就去巴厘岛……」 「不行!我要去马尔代夫!」 「行行,我都依你。」 「老公我想要个儿子!」 「老婆你让我休息会儿……」 地处市北的长征医院,是一所带有部队色彩的综合医院,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医生护士的数量质量,在全市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的。 医院的最里侧是康复医疗住院部,占地面积不大但是五脏俱全,绿化和植被尤为出彩,可谓移步换景。自从两天前贾莉昏迷被送进医院后,在老周的一再坚持下,打完吊针并且已经苏醒的贾莉还是被转送住到了这里,凭借着和主任医生的老战友关系,老周硬是让贾莉在这一人间的特护病房多住了一晚上,当然这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毕竟贾莉也已经怀上了身孕。 贾莉现在要做的只是简单的调理和休息,吃完公公老周带来的饭菜和煲好的汤,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但心病却不知何时才能够痊愈。 今后的几个月,怕是她生命中最为复杂和艰难的几个月了,何时和周建鹏离婚,离婚后财产如何分割,肚子中孩子的名分,如何面对社会上的流言蜚语,这些都是她所需要考虑的问题。 她是个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自幼缺乏父爱母爱,她想和公公继续住在一起,但公公会不顾忌伦理的风险和世人的白眼娶她为妻吗,巨大的年龄差距,曾经是公媳的关系,老少两人之间忘年的爱恋之路也一定不会平坦。 还有她肚子中的孩子,老周和她都愿意让这孩子生下来,但孩子出生后的名分又如何呢?贾莉的心绪无比的复杂。 「丫头,我把碗洗好了,再陪你说会儿话吧。」 「说话,不用了吧,我上厕所的时候,看你和一小护士打的火热啊。」 「小丫头片子,还吃醋了?」 「才没呢!」 贾莉像个怀春的二八少女把头扭到一边,挑逗着老头。 「还说没,要不是你怀孕了,我可真想疼疼你!」 「你敢吗?」 「怎么不敢,这不是怕惊着我儿子嘛。」 「那我怀孕期间你会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贾莉玉手一动,装作要掐住老周。 「当然不会。」 「老头儿你真老实。」 「嘿嘿。」 老周甜蜜地笑着。 「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我就……我就用嘴让你……」 「啊?」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门去锁上了!」 「唉!」 夜间的医院静悄悄,病人们也很早就休息了,唯独七楼特护病房的最里面一间,一副活春宫正在上演。 老周吻遍了贾莉美妙的胴体,随后他跪在少妇的病床上,双膝置于贾莉躯体的两侧,贾莉的脑袋依托着病床摇杆摇起的角度,靠在枕头上,口中正不停吞吐着老周的肉棒。 老周的双手撑着墙壁,双眼紧闭着享受着美少妇的口舌服务,贾莉的脑袋像只啄木鸟一样不停地来回动作,细白粉颈上的白金项链不停地随着贾莉臻的首摇曳。 贾莉有些累了,长时间的来回摆动让她娇嫩的脖子感到酸胀,于是她停了下来,双手扶住老周的屁股,鼓励老头自己动起来。 得到儿媳允许的老周试探性地开始抽插起贾莉的小嘴来,儿媳的口腔内温润无比,更为绝妙的是贾莉的丁香小舌还会在老周阴茎插入的时候不停地搅动,温暖的口腔包裹着老周年老的肉棒,龟头已经迫向娇柔喉咙的深处。 贾莉白嫩的双手会在老周插入的时候紧紧压住他干枯的屁股,似乎是示意老周要更加深入些。老周运动的速度也愈发加快,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忘我地把贾莉的小嘴当做是阴道一般地开始抽插,每一下都直入最深处,龟头刮擦着喉头,苍老的睾丸不停地击打着贾莉秀美的面颊。 他开始双手捋起贾莉的栗色秀发,双手抱住贾莉的后脑勺,完全不顾忌儿媳「呜呜」的呻吟声,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阳具在贾莉的口中爆发,喷射出的精液一发发地直冲贾莉柔软的喉头,奔流不息地冲进了她的食道。 「难受就吐出来吧。」 老周喘着粗气说着。 「不要,都已经吞下去了。」 贾莉咽了咽喉咙,故意拿舌头舔了舔稀薄的嘴唇:「就当晚饭没吃饱加餐了吧。」 老周心疼地摸了摸贾莉的脑袋,然后闭上眼睛享受着贾莉用嘴对他肉棒进行最后的清洗。 这下儿媳妇怀孕的这段时间不怕没事情做了! 度过愈加短暂的夜,引来愈发长久的白天。四月的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别样的情愫。当年曾经有一部描写徐志摩爱情的电视剧曾经火了一段时间,名字就叫做《人间四月天》其实倒是林徽因写了一首送给了儿子。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老周在老张头那儿下了一上午的棋,往日胜多败少的他今天胜负参半,显得不在状态。 「俺瞅你最近气色不错啊,今个儿是咋了?」 「没啥。」 老周笑笑,「你说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有啥。」 「啊老哥你话不能这么说,你看看俺,种了一辈子地,盼啥?就是盼着自家娃儿有出息。」 「那是你娃儿实诚,你瞅瞅我家那混小子,现在正闹着要离婚呢。」 「为啥呀,你们城里人就是矫情,俺们农村人娶婆姨,哪儿来那么多规矩。」 「嗨,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我得回去了。」 「老哥你啥时候回村看看呀,俺们村里人可都想你了。」 「明年。」 老周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或许是今年。」 「不留下来吃中饭了?」 「就你这小破门卫处,能有啥好吃的。」 「嘿嘿。」 老张头憨憨地傻笑着,透露出一股农村人特有的质朴。 和煦的春光带来的温暖充满了整个空气中,漫长的冬季仿佛是彻底地要过去了。 踏入家门,贾莉已经坐在宽松的沙发上了。 「谈完了?」 「嗯,谈完了。」 「他什么条件?」 「给我二十万,还有他前年买的那套房子一半的产权,加起来差不多一百万,前提是我离开这里。」 「你同意了?」 「没有,我说我房子不要了,我就住在您这里。」 贾莉眨了眨美丽动人的大眼睛,散发出一片凶光,「我不能让那个女人轻易的得逞!」 「好!你回答的对!臭小子上次找过我了,意思要我把你赶出去。我当然不同意,把他骂了顿。今天那个女人也在吗?」 「嗯……我觉得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今天我特意穿的宽松些,没让他看出来我有了。」 「唉,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啊,纸包不住火的,拖下去迟早要露馅儿的。」 老周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色,「刚才你说你还要住在我这里,他怎么说?」 「他同意了,说下次起草一张新的离婚协议书。我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 「别担心,我知道他的意思,无非就是缓兵之计,慢慢向我施压,要我接受那个女人当儿媳妇,做梦!」 老周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不由得破口大骂道:「他还是想让你把户口迁出去,然后等我死了这房子就是他的了,门都没有!」 「那……那我们还是缓缓?」 「嗯,缓缓。」 老周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放心,我一定会给孩子一个名分,给你一个名分的。」 贾莉一下扑进了老周的怀里。「有您这句话,就足够了!」 「傻孩子,我是怕我年纪大了,耽误你。」 「不,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和您一直在一起!」 电话铃声的急促摧挠着正相拥在一起温存的公媳二人,老周示意贾莉别动,由他来接电话。 「喂?是我。」 「怎么是你!」 老周的声音放大,似乎是很讨厌电话那头的对方。 「什么?你说什么!」 「怎么会……这……现在人在哪里?」 「好好,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挂下电话,面对着一头雾水的贾莉,老周的口中只说了一句让贾莉感到惊心的话:建鹏被抓起来了!